WriterSoft (Writer)  
『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书目 返回书页 』 
  
 
破处爱无路 全部
 
破处爱无路  

                 一 

  向媛对着镜子,镜中映着的裸体像一樽雕刻的物象,安静而虚空,她无动于衷地微笑着,似乎镜子之中是另一个与她陌生的人影,向媛注视着她,宛若注视着自己的灵魂,而此时的对望只是一种觅寻的寄托。
  她陶醉在那相视的世界,归属般的幸福写在起伏激荡的心房,上帝为何出卖了她的灵魂,只留下虚无的躯壳给她,她不知道。她只是守着最后一丝希望,在漆黑的人生起程,没有归航。
  向媛觉得只有镜子能让她感到温馨,因为她能透过镜子看到自己母亲的影子,而那又是她最后一点继续生存的爱和动力。
  爱不是一种突然存在的东西,在向媛的意念中,她记忆的爱只归从于母亲,她曾一次次在黑夜中醒来,想着有关的事物,凭借印象为她母亲画像,可她没有一次完成,似乎那零碎的痕迹再也构不成一体,尽管她是那么的仔细,一点点的记起。
  向媛知道,她的母亲不是她的影子,可她却再也逃不出母亲的跟随,无论思想亦或梦中。
  在向媛的生命里,唯一的爱好是和母亲一起在地下室里绘画,幽暗的灯光会给她们的狭小世界增添一份无形的神秘。向媛爱着她母亲的作品,就象爱她本人,当两种爱融合在一起时,向媛会想象自己是仙子的孩子,母亲就是仙子,而当她向母亲说自己的想法时,母亲总是微笑,然后放下笔,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自从三天前的那个晚上,这种生活只能成为向媛的回忆。在她母亲离开的时候,向媛没有痛哭,她对侍子说:她的母亲是笑着走的,死是她走向了自由的王国,在那里,她的心灵不会再有空无感,她的意境不会再有失落声,她不想在走的时候看到我的软弱。
  侍子只当向媛是伤心过度,失去意识,而对于她所说的,侍子只字不懂。
  向媛开始整日整夜的呆在地下室里,昏暗的灯光依旧,而她只是对着母亲为画完的一副画发呆,她在思索母亲会在下半部分画写什么,她的意念中忽然闪现一副美好的景象:凋零的花化成梦中的白雾,早夜色来临时轻轻飘洒,一个背影在模糊的稻草里翩然起舞,衬着夕阳和无边的云霞。
  然后向媛无声的倒在地上,意念消逝在一片黑暗中。

  明亮的房间暗射着一种寂静,这不是祥和的迹象,也不是调情的氛围,相反,在这寂静中,有种不安和疑惑的格调。宽大的床上,向媛静静的昏睡着,桌上和房顶的灯全亮着,和黑夜相对应的光明此刻恍如沉溺在忧伤的天地,侍子守护着她,也在梦的侵犯下睡去。
  没有人为向媛的未来担心,那份她母亲留给她的财产足够她一生用之不尽,可是谁又明白她心中想要的那一份真情呢?她不需要太多的金钱,在她的眼中,母亲的一个微笑已足够她幸福一生,可她却失去了那惟一的真爱和微笑,她不想看到别人同情的眼神,更不会期待多余的爱,她的心已死,万念俱灰。
  向媛知道自己是一个无人爱护的孤儿,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唤醒她的心灵,这是宿怨。

                  二 

  火车奔驰的声音暂时缓解了向媛心中的忧愁和伤痛,邻位上吵闹的声音丝毫不能侵入她心底的平静之境,向媛注视着火车外飞驰而过的绿树和田野,村庄和人群,她的空虚和寂寞又渐渐滋长,化为一条无形的长鞭击打着她,以至一刹那便遍体鳞伤。
  当她从昏睡中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侍子说:你该节哀,去的已去,而未去的也终究要去,你何必在活人的世界再为死者伤感。向媛只是看只一脸真诚的侍子,不屑的眼神折射出杀人的气息,侍子就没有再说话,这种敌视的情绪持续了很久,只到向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侍子,我要离开。侍子到底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不了解向媛,即使她是她最好的朋友。
  在向媛的内心里,母亲和温暖是同一个名词,任何人都不可以哪怕减轻一点她对母亲的爱,而这种爱却又被时间愚弄,变成了思念,侍子想要向媛忘掉她的母亲,可这又怎么可能呢?侍子永远都不能了解向媛的世界,宁静,孤零,冷漠,凄清,侍子只知道向媛是和她母亲是一体的生物,永不遗弃。
  侍子开始帮向媛整理行李,而向媛真正要带走的只有画版和笔,其它的都不重要。 火车在加速的行驶着,速度也加快了向媛离开家的距离。她不能原谅自己丢下亲爱的母亲一个人远行,可为了那幅未完成的画,她要独自一人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去,一个穷困而落后的地方,为了她母亲未完成的心愿,她别无选择,似乎那是她苦等了二十年的希望,半份压抑,半份黯然。
  向媛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干净而白嫩的肌肤如冰一样光滑,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眼中投来疑惑和惊叹,而向媛脸上的冷漠透露出她骨子里的寒冷,又给人一种不可靠近的决绝,她不需要陌生人的惊叹和好奇,她只是她自己,冷淡而孤僻。
  注就是孤独的人,希望能与世隔绝,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独悲独乐,向媛只能这样的生活着。 
  火车在白昼和黑夜的交替时停在一个幽静偏僻的小站,只有稀寥的人在站台等候,向媛拎着包裹走下,沿着一条窄小的土路走向远方。
  清新的空气,美丽的乡景,蔚蓝的天空,丝毫没有触动向媛的兴奋神经,她只是看着远处,给自己一个完美的笑容。
  一处处瓦房呈现在她眼前,疲倦却依然明亮的眼神,再也掩藏不住忧伤,向媛一步步,向着村庄走去,任眼泪流溢。
她的灵魂像突然逃脱了束缚,变的轻松,而又注入了一种莫名的毒素,在身体里滋蔓,无情而长久,另她自己都打颤。
  向媛住在一个农妇的庄院里,农妇真诚的笑容有些苍老而干涸,向媛也不知道怎么会忽然想出这样的词,可也只有这样她才觉得美而自然。
  向媛说,我母亲曾住在这里。农妇只是一味的笑,聆听成为她此时的郑重,她用手势对向媛表达,我能听见你的话,但已不能说。
  向媛想这也许是上天恩赐的悲哀,和她一样的。
  究竟是母亲的心愿还是这微笑指令她归来呢?她不明白,而那一丝温暖成了向媛离开的线索,她终要在寻找中摸索,在不安中自我折磨,在祈祷中忘记失落。
  透过简陋而干净的小屋射进来的阳光,美丽无比,淡淡的清香在周围漫散,倍感舒服,一张陈旧的桌子和一把崭新的椅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人心里动了一下。
  农妇退了出去,留下向媛一个人独处,向媛就那样静静看着窗外,忽然想起侍子,想起被她留下的母亲。

                 三 

  向媛是在一个黄昏和朱迪认识的,一个属于大山和南方的黄昏。向媛在一个偏僻的山脚扭了脚,而那时一个年轻而帅气的小伙子走过来,他看到向媛的无助,便要背着她,而他怎又知道向媛从不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她兀自挣扎着站起,却又跌坐在地,显的可怜昔昔,却又让人气她的倔强,于是青年再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将她抱起,大踏步向村庄走去,向媛被他突然的霸道惊的手足无措,一时忘了挣扎,直到他放她下来,他说,我叫朱迪,是个诗人,来这里是为了寻找灵感,他说,他家在南方的一个城市,向媛已镇定了下来,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只是安静的听着,对于互不相干的人,她感觉无话可说,她转身扶着墙缓缓走进里屋,显的有些冷酷。
  朱迪就住在向媛的隔壁,他对她的无视和冷漠感到惊讶,也有些不安,他知道她是一个奇怪的女孩,至于为什么,他却不明白,而且他清楚向媛美,美的不可方物。
  美是一种财富,也是一种诱惑,对朱迪来说,向媛又不仅仅是美的诱惑,她的神秘更有一种难以抵挡的吸引。
  二十多年前的这里,一样有一对青年,在一次偶遇和对视中,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爱情和欲望,于是他们一起爬山,看夕阳西下,借着云霞偏偏起舞,欢歌笑语,相偎相依,以为能相知相吸,相惜相爱,可谁又能知道那个女孩只是打开了那个男人的情欲,当男人最终抛弃女人时,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留下了多大的罪恶。
  这一对青年就是向媛的父母。
  似乎是轮回,宿命的安排,向媛的命运又会怎样呢?
  向媛从来没有听母亲讲过关于她自己的事,仅有的就是这个孤僻的小村庄,而这个村庄却留给她一生最大的快乐和绝望。以至她不再采生,只守着地下室,画着有关印象的图画。
  轮回是个可怕又可恶的东西,反复的捕捉和相逢,是一味的丑化,向媛的母亲为那个负心的男人付出了一生的爱,之后她没有再爱,重复的爱不是真爱,她只好无耐地守着无尽的残忍,孤独一生。
  向媛的母亲注定要为最爱亦是最恨的男人在地下室独守一生,只是向媛永远也不懂为什么。
  生命渴求的爱情可能只是另一半的身体,一个写着爱字和情字的躯体,只是不安的游离在这无尽的天宇,当他们相撞时,便会相吸,如同磁和铁融汇在一起,成为永恒的谜底,无人能解。
  他们在觅逢中相遇,仅能成为的只是彼此的情人和终被遗忘的记忆。
  朱迪知道他爱上了向媛,而向媛只是感觉有一中力量和温暖在她的天空侵袭,这力量无可阻挡,这温暖直入心房。
  于是,他们在相遇的那一刻相爱了,爱的火热,也注就了爱的悲哀,被抛弃一样的悲哀。
  他们像蝴蝶一样在田野了舞蹈,像清风一样在乡间的小路漂游,各自追寻着不同的东西。
  这幅画面多次被那个农妇看见,像多年前看到同样的情景一样,
  她仍然只是笑。
  他们在醉梦中忘记孤独,彼此吞噬着对方的心,用凶猛的情欲和呼喊温暖心地深处的冰冷,从黎明到黄昏,从黑夜到白昼。
  一个寂静的夜里,向媛突然在梦里看到母亲满面愁容的站在她面前,凌乱的头发夹杂着一种凄凉的意味,于是她从梦中醒来,看见身边躺着的男人,微弱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体上,映现出完美的轮廓,向媛没有叫醒他,她只是独自走到窗口,想着梦中母亲不再微笑的脸,一时不安起来。
  向媛不再让朱迪进入她的房间,她再也不需要那种短暂的安慰和快感,暂时的忘却只会另她更加无助。她相信,她母亲的微笑足够她幸福一生。
  可是,向媛开始在夜里不能安睡,一缕涌动的思潮不时出现在她脑海,她觉得那是什么在敲打她的灵魂,她决定去买一面大大的镜子,她想她会从镜子里看到那缕思潮。

                  四  

  向媛一遍遍想起母亲那张愁苦的脸庞,表情的背后隐着难言的谜,那个温和的笑容就这样轻易的消失在她的记忆里。
  向媛对着新买的大镜子,看到那个堕落的自己,想到城市的钟声,地下室的气味,园中浓密的绿树,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暗示着死亡的来临,这些残余的记忆是在母亲死后她所能想起的所有。
 向媛在她母亲的影子里再也找不到突破口,她只能等待,等待一个黎明的到来,从新开始一切。
  朱迪走进屋子,他立在向媛的背后,轻轻的将她拥住,一股没落般重生的感觉从身体里涌来,向媛没有拒绝,她感到此时片刻的兴奋足以让她在黑夜里谁去,直到新的黎明的到来,她对着镜子脱去所有的衣服,朱迪在他早已湿润的神秘地带轻抚着,向媛转过脸看着早已不能忍受的朱狄,安静的说,我想要你。
  汹涌的波浪在向媛的耳边轰鸣,她看到遥远的天际,烟雾弥漫,有飞絮轻飘,还有强壮的骏马在草原上奔驰,她在那股升腾的热气和酥麻中兴奋不已,然后他失去知觉,模糊中看见阴森而残忍的战场。流淌的血一滩一滩在地上积累,可恶的乌鸦将可怜的尸体弄的一片狼籍,当她睁开眼再闭上眼,又看到死神背后微笑的天使,那是她找寻已久的微笑,母亲的微笑。
  向媛觉得自己快要死去,可是当她准备停止呼吸和呻吟时,却看到一张关切而俊美的脸,向媛说我看到了母亲。
  向媛不目标为何会看到战场和乌鸦,难道她和她 面前的男人会在战场上死去,然后化做乌鸦将自己的尸体吃掉,可乌鸦怎么会大口大口吞食人肉呢?又不是秃鹫,她不明白,后来又独自笑自己的傻,竟思考这样的事来。
  朱迪在一场激战后安然谁去,对于向媛他的占有欲一度上升,在他丑恶的心里,肉欲成为迷惑的毒品,他不会主动放弃,也不想放弃。反正不会对他造成任何损失。
  向媛成为了朱迪的附属,还是朱迪成为了她的附属,彼此都不太清楚,需求是彼此的满足,只是一个是戴着可耻的面具,一个是在出卖灵魂的恐惧中寻找安宁。
  窗外风起,一阵阵雷声打扰了向媛的思绪,大雨在夜晚袭来,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
  平静的生活让向媛抑郁的心感到悲凉,她反复梦到在脑中出现的画面,凋零的花,白雾,起舞的幽灵般的身影,夕阳和云霞,湿阴的天气使原本模糊的一切重新变的清晰,向媛知道她母亲已经成为她灵魂的掌权者,她再也逃不掉,挥不掉的不仅是忧伤还有绝望。
  向媛又想起侍子的哭声,想起农妇刚一见到她时奇怪的笑容,想起那个男人无理却温暖的双手,所有在涌现中可恶和悲伤起来,向媛觉得她的头痛的快要裂开,不知觉间昏去。
  她真的不愿再醒来了,关于那幅画面,她相信只有她亲爱的母亲才能补全,只有她才可以把有关向媛的一切变的圆满。可是天依然黑暗,向媛的世界依然雨水涟涟。
  当阳光再次照亮大地的时候,已是一个星期以后,向媛被着画版和母亲的那半幅画开始在稻田间寻找那个有关梦的美的画景象,开始在山间寻找能在黄昏翩然起舞的身影,可是找了好久,她一无所获,她只能流着汗水,气喘吁吁的在忧伤中心冷,心痛,只不过当她又站在山顶时,有时会看到她母亲的微笑,灿烂的微笑会瞬间击撞他黯然的心灵。
  于是她就安静的躺在石头上,听风吹过的声响,像母亲曾给她唱过的歌一样。
  朱谛还是强烈的占有着向媛的身体,当他们融为一体的刹那,朱迪会想出美丽的诗句,会听到蓝天白云下的草原上鹿群在鸣叫,他知道向媛已成为他不可缺少的东西,包括那冷酷的天性,冷漠的表情,敌视的眼睛。
  也许彼此的爱便产生在彼此让对方心痛上,开始和结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对方心痛而感动。

                  五 

  向媛有是赤裸地站在镜子前,洁白的肌肤在里面呈现的不是羞耻而是孤独,她在镜子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灵魂,在灵魂面前为自己的罪孽祷告,可却无意间看到身穿白衣的母亲,平静的洁白在昏淡的光辉里显出惊人的绝美,有一缕温暖的气息从哪里升器,化为白雾,又在瞬间挥洒,消失不见。向媛想去预报那个她熟悉而依赖的母亲,可是当她伸出手时,一切又都化为虚空。
  向媛从幻梦中醒来,再度审视那如雕刻般的身躯,眼神忽然疼痛,纤细而润洁的躯体如同另一个人在他的眼眸中灼烧,化为一团火光,她想自己会死掉,像他美丽的母亲。但最后,一切都没有发生,生活一样过下去。
  朱迪走的很决绝,决绝的言语中隐含一丝不舍,他爱向媛,只是那仅是肉体的依恋,而不是心灵和灵魂上的依赖,向媛亦没有太大的心痛和难过,她知道她不是谁的专有,谁也不是她的梦,他们不过是彼此生命旅途上经过的一缕清风,来和去都是自然,都不曾约定,也不会是彼此的束缚。
  朱迪说,向媛,我会回来找你的,在不久的将来。只是他也说不准不久到底是多久,他不想带向媛一起离开,欺骗可以是暂时的,而时间才是检验是否永远的试金石。向媛和他的相遇注定是冤孽,情人与情人之间的爱恋,不需要什么医永远,清楚这个道理,才不会被伤的很惨。
  当向媛再次出现在农妇面前时,已是次年的春天,春风轻拂,繁花盛开,向媛说,婆婆,我不想孩子出生在这个世上,农妇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她带到村外的一间草房。
  向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会回来,并在这个破旧的草屋里住下,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吗?是等待朱迪的和、归来吗?不是,她也说不出原因,有些东西隐在心底,你不可解释,她有预感,她很快便能见到她的母亲。
  因为向媛发现她的头痛越来越严重。

破草屋里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她没有看向媛,也没有问,只是自言自语,这一切都是轮回,是前世的罪孽,这世必须偿还,她从破碎的被子底下抽出一把干草递给向媛:将它用水煮,然后喝下。
  老妇人不会忘记,曾经也有一个女人来到她这里要毒草,可是她并没有给她,却对她说,你还有一个轮回的苦难要受,女人很伤心的走开了,在消失了许多年后,老妇人知道她又回来了,带着另一个永远也无发诞生的生命。
  向媛在一个深夜将毒草水喝下,并在微光照耀的床上撕心一般辗转,呻吟,崭新的被子被她用牙撕烂,露出洁白的棉絮,她又看到那个洁白的身影,挥洒的露珠,她终于在难以忍受的痛苦挣扎中喊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朱迪,朱迪---
  她在一阵更剧烈的阵痛中再也难以忍受,昏了过去,农妇站在门口,徘徊着,焦盼的神情在月光下显的更加苍老,仿佛她在等待自己的女儿。
  她不会想到多年前的苦难会这么快降临,对她来说,一切都是局外的人和事,可她的怜悯和善良却又使的她为之着急,那是她思想概念中的一种自然,一个定理,而这种怜悯才是一种最伟大最神圣的爱那是出自纯洁心灵的,洁白无暇宽大无私的爱,犹如母亲,可她又不是母亲,所以代替不了母亲。
  向媛在那紧阴暗的小屋读过了她一生最痛苦的日子,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思念,忘记了自己来时的愿望,她只是在有月光的夜晚叹息,在那一阵阵难忍的头痛中悲泣,她在失落和痛苦中找到了无发隐藏的眼泪,在阳光和月光的交替间看到了死神,只是死身背后有一个微笑另她意乱神迷,那是天使的微笑,手捧着鲜花,一片片抛洒。
  那个村外小屋里的老妇人是在一个黄昏死去的,夕阳的光辉斜照在那间破草屋的房顶,天边火红的云霞如血浸染,是的,她死的时候残阳如血,她安详的躺在那张藏着毒草的床上,苍老的脸上带着微笑,却没有一丝血色,村民们在门外守护了三天,他们为老妇人诚心祈祷,也在无形的祷告中下了诅咒,因为老妇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从那之后的日子,向媛便在每个黄昏来临时头疼发作,直到昏过去,在迷蒙中期待黎明,对她,黎明是个新的希望,那一道晨曦的光辉成为她祈求的力量。

                  六

  侍子的到来算是雪中送炭,她片刻的安慰和关切清洗去的是无尽的犹豫和无奈,侍子看到苍白无神的向媛,在那一刹,晶莹的泪从她那双善良的眼中流出来,每一滴泪水都写满了自责和后悔。
  侍子说,向媛,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再也不分开,向媛失神的微笑着,没有了往日的冷漠和坚强,令人顷刻心疼,侍子抱着这个孤独的孩子,忽然感到幸福。
  侍子是向媛最亲爱的朋友,对于沉默寡言的向媛,七岁那年他们的相识,已经种下了永不分开的种子,侍子是里向媛家不远一家孤儿院的孩子,她们在一次无意的相遇后,侍子便成了向媛家的客人,也在一份真诚的友情和有些陌生的母爱下成长着,而这些没有名字的爱和温暖却也淡化了她从小孤单的心境,她把向媛看成自己最亲的人。
  在这种爱和温暖的滋润下,侍子长大了,只是她发现和自己一起成长的女孩却变的冷淡孤僻起来,好像骨子里有孤独寒冷的因子,似是天性,无法理解。她会一个人藏进衣柜,不让人找到,会好长时间不说话,直到到连自己也难以忍受,而这种奇怪的行为持续到她出现在母亲的地下室。
  那一天,阳光从来没有那么灿烂过,在向媛的天地里,阳光看上去有些讨厌,放肆的光线像生活一样局促,难以逃脱。向媛对侍子说,侍子,侍子,你知道妈妈的地下室吗?那里放了好多好多美丽的画,她对侍子讲昏暗的灯光,浓密的色彩,安静的母亲,漂亮神奇的画,各种各样,向媛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幸福和骄傲,那里所有的一切仿佛是她生命的一切。
  侍子知道那时的向媛已经变的不是她能理解的了。
  葱绿的稻田在夕阳的余辉里呈现一片美而和谐的色彩,显的神秘,向媛突然感到心慌意乱,头疼的厉害,侍子不明白她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为何会突然心慌头疼,只好轻扶着她走向附近的小河边。
  向媛用水清洗了一下脸,那种心慌和不知所措的感觉稍缓了下来,侍子看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说,向媛,我为你跳一支舞吧,乡间的小路上,轻盈的身影在余辉抛洒的世界里翩然起舞,远处,天地交接的地方,有一团白雾升起来,被风吹落的花在地上轻滑着,向媛忽然又看到那幅在她脑海中出现无数次的景象,一时惊慌,她站起来用很久很久没用过的嗓子,唱起那古老又动听的歌,悠扬的歌声在那舞姿里回旋,在稻田的空隙间激荡,她如同回到那年的舞台,那个她曾经瞬间倒下的舞台。
  向媛倒在路边的草地上,漆黑的秀发遮住了那张苍白吓人的小脸,她不愿再动一下,她想就这样静静地躺一辈子,只是在意识模糊时听到有个声音在喊她的名字,一遍一遍,持久不息。
  像母亲的呼唤,却又感觉不是,她只觉得自己在上升,身体轻轻的非起来,她想张开双臂飞向前方,可又在一片黑暗中迷失了方向,最终跌落下来。
  向媛不知道她在令一个国度漂游一番又回来了,而那一声声的呼唤,是死神的呼唤。

                  七

  向媛躺在那间小屋的床上,均匀安静的呼吸着,农夫在耐心的对侍子说着什么,可是她依然不明白向媛到底怎么了,只是她清楚这个只属于母亲的孩子,不会离开这个村庄,可那个男人又是谁呢?向媛为何什么都不对她讲呢?为什么她要把所有的罪都给无辜的孩子呢?
  她看着睡的不安的向媛,一时悲伤,又流下泪来。
  向媛在第二天的黄昏醒来,她站在窗前,无语的注视着远方,,很久,转过头对侍子说,侍子,我们走吧,离开这个不祥的伤心地,到另一个地方寻找我们的天堂。
  而那一夜,当侍子从梦中无意惊醒,却看到镜子前赤裸裸的向媛在说着什么,那幅画面在蒙胧的月光下显的有些诡异,令她不由心惊胆战起来,向媛像一个幽灵一样飘在那里,反反复复呓语着什么。
  第二天,她们怀着希望离开了这个梦幻一样的地方,寻找的脚步却拉近了向媛接近死神的距离。
  向媛在不断的游走中看到了她想要见的一切,而关于那幅画,她仍然没有一点进展也许有些东西,还没有在她的意念里浮现,所以她只有选择一次次离开,再到一个个她也不知道的地方。
  向媛离开的第二年的秋天,一个男人来到这个村庄询问有关的消息,农妇告诉他她早已离开,只是朱迪永远也不知道向媛会去向何方,驻留在什么地方,他只有在寻觅中自责,用一生的时间来为他犯下的罪忏悔。
  据说向媛死在一次离开的火车上,在她死去的脸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微笑,侍子说那是她们第十次离开,要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但向媛永远也没有机会圆她一生的梦。
  侍子说,向媛是笑着离开的,像她的母亲一样。
  侍子说,她把向媛和她的母亲藏在了一起。
  侍子说,一切都是烟云,随风去了,她只看见在风中摇曳的树,高大参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感谢作者的发布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站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Writer.org.cn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5-2006
Power By w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