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Soft (Writer)  
『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书目 返回书页 』 
  
 
卷一 章一
 
虽然方立华跟其他的女孩子的关系,没有超过他跟我的。但他的情史是有话说的。

对于有关他情感方面的事,方立华是提的很多的。当然他最喜欢的是高小珍,这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其实方立华,有点早熟。他在七岁那年,喜欢他的二姨,就有问题,就很特别。他的二姨是长的漂亮的。是外婆三个女儿当中最漂亮的一个。是葛田村人氏,姓吴,名水蓉。现在在莆田打工来着。已经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缅甸怯懦,小儿子肥胖可爱。一家的日子,应该是属于困难的那种。也许还可以过得去吧。方立华每次到外婆家做客,看见二姨,就有一种兴奋感。他当时,是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了。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他从不在外婆家过夜。以免带来去而不就的痛苦。

有人开玩笑时说过他兄长方顺华,喜欢同村人方喜霞。不只是不是真的,但方立华倒有点真的喜欢。要不是方喜霞为人正值,学习出类拔萃,方立华不敢高攀,也许他会天天去打搅来着。其实方喜霞正是方立华最友好的童年玩伴之一,可惜后来生疏了。他母亲,吴水兰,农忙时,送幼子去永求,交一半哑人看待。即有了接触方喜霞的机会。他们玩过的那把戏,大家是猜的出来的了。扮新郎新娘,不会少的。

人一直说,方喜霞是村中第一美人。随时间的转移,答案变了。有这么一家人,他家有四个女儿,死要生,第五个头上才生上个儿子。大女儿就是后来的大美人来着,叫方小青。非常的漂亮,可惜不善学习来着,现充作打工女。有过一位叫方亮的,曾在对面的山上为小青唱情歌。初二,小青留级,遂成同班同学。两人没有过交流,但当时方小青是班花,动心人多,方立华没做例外人。

我没有读过什么书,写不来小说来着。我知道情史该写些什么,但我没有写到。其实我应该只写高小珍的,因为她才是方立华真正所爱的人。其次还有程有阳,胡小娟,严小芬,方婷等。哼!还好多呢。对不,这也是个色鬼呀!他有告诉过我,他与方小敏的绝交,可能是自己的恶心手淫。

好吧,随便说点,反正我说不完整,其实也说不不了完整的。因为方立华根本不算有恋爱史。

有人喜欢过方立华吗?大概是没有的。曾经有个方丽娟,靠方立华帮做学习作业。难说方丽娟对方立华没有好感,甚至是那种的。一次方立华甩钢笔出墨水,一滴飞到了方丽娟的眉毛上,方丽娟哭了。方立华感到奇怪,只是一定是复杂的心理使然。跟“爱”扯的到边吧。

周锦向方立华借书,还时,书里有便条。说:

  “花儿多么美丽,小草多么顽强。世间有着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任何人认真珍惜。何必枉自悲哀。我们都应该开心快乐,愿你时刻如此。不要错过,不要放弃。况且你成绩斐然。正作吧!”

方立华没有忘记过周锦,也是个美丽的姑娘。

我要说他与高小珍了。

方立华与高小珍从来不是情人。即使所谓的同学关系,也是那么的淡薄。就只是,方立华爱高小珍,就这个。

只是一个普通的物理和化学反应而已,然而反应过后,永难改变。在方立华的脑里情板上,向高小珍喷了情愫。情愫永留不去,与方立华的核心细胞化合。高小珍不是什么吞天吐地的人物,且挨不着边,只是普通的贤妻良母型人物罢了。但方立华是,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可现在不是,而高小珍是那把钥匙。所以方立华现在被捏在我手里。

说是同学,有人同学十几年。可他们才一年。那一年这是读初三的一年,学习紧张。

开始,方立华与高小珍同桌。当时,高小珍上穿白衫,下穿黑裤。正感冒来着,是个微型病人。毫无启眼之处,根本说不上美。

没几天,高小珍要求与方立华换座位,希望坐在外面。方立华没有答应。方立华是位安于现状的人,不轻易的改变。高小珍没发作。不久,高小珍与张志换座位。当时是没什么,后来方立华后悔来着。非常非常的后悔。自己与高小珍换位,尤不失同桌之宜。还得渴望交往的机会成为泡影。

方立华不敢正视高小珍,因为爱她所带来的的羞涩与不熟。所以方立华更加喜欢看高小珍的背影,也更加熟悉他的背影。如果叫他识面,反而看不出来呢。每当他在人群中,他就会想起高小珍,希望看到高小珍,希望看到高小珍的背影。一旦有的话,没有不发现的。好像有灵感。

中考后,在家等通知书的日子是他最想高小珍的时候。他练过字,当时正练来着。他一遍一遍地书写一个人大名,高小珍。有过满页纸的时候。

如过爱一个人没有理由,就算了。是方立华缘分到了。如果爱一个人有理由,该是什么?他说他有觉得,他与高小珍彼此同是天涯沦落人,不苟言笑,孤独寂寞,不容与集体。

方立华不善学习,不爱学习,可成绩好。尤其有门英语。方立华见过第一本大英语辞典是摇炫在高小珍手里的。高小珍应该是有学英语的坚持度的。而有段时间,方立华长期霸占着第一的位子。也许方立华有这奇怪的歉意。中考,方立华英语没有及格,可能是有人坑害了。

那段暑假,方立华非常希望与高小珍进同一高中。后来美梦成真,共读鄱阳第一中学。在校园里见到高小珍第一眼,方立华潜意识决定爱她盖过一切心里所思所想。

见吴事江(刚)有与女孩子信件交往,如是给高小珍写了信。我知道这是方立华写过的第一封信。他在不知道邮局作用,邮票里外的情况下写信,并且寄出去。没有人可以令方立华做他没有做过的事,至少不多,而高小珍是一位。嗯!高小珍真了不起。其信底稿尚在。我找来,于是有道:

高小珍:

姑娘美貌超群,不必于姿里计矣。今愚人报文科,而小姐入理科。其乃全焉。和合而作,天下可运于掌..........................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讲。我只是怕我有机会也失去。故乃冒失。我是喜欢小姐的了,倘若姑娘你也喜欢我,而彼此不明,老来知晓,其悔何以。

专待会信,切莫不理。此命,权寄足下.........

            方立华

               2004.10.28

这封信,我说没看懂,可以说没有关系。我一看,就想笑。什么信啊,信是这么些


的情况下写信,并且寄出去。没有人可以令方立华做他没有做过的事,至少不多,而高小珍是一位。嗯!高小珍真了不起。其信底稿尚在。我找来,于是有道:
高小珍:

姑娘美貌超群,不必于姿里计矣。今愚人报文科,而小姐入理科。其乃全焉。和合而作,天下可运于掌..........................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讲。我只是怕我有机会也失去。故乃冒失。我是喜欢小姐的了,倘若姑娘你也喜欢我,而彼此不明,老来知晓,其悔何以。

专待会信,切莫不理。此命,权寄足下.........

            方立华

               2004.10.28

这封信,我说没看懂,可以说没有关系。我一看,就想笑。什么信啊,信是这么写来着吗?根本是个老古董,不象话的东西,惹人笑得怪物。

高小珍回信说:

“谢谢你对我得爱,但请把它忘记,请把它冰峰。我没有时间想这些事,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学习。你说呢?最要紧作做的事是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我希望你也这么做。”

简短的话应付了方立华,不过说完整说清楚了意思。我佩服高小珍,他敢这么说。当在爱情面前,总提工作学习是不是不合适?再说,这段话终是毅然拒绝的话。他这样说出来。对,方立华写表白信是太露骨来着。但不见得欺负了高小珍呀。高小珍犯得着撕开没话讲吗?三十六计,有欲擒故纵。你想令方立华放弃,几个简单的暗示就够了行了。何必用其他得事来搪塞。有时候,我真的这么想来着,也许方立华这么爱高小珍就是因为高小珍得拒绝。有些东西,你越想离开它,它离你越近。就像有些记忆,你越想忘记,越会想起一样。

后来,方立华也有写过信件给高小珍。虽然没有过攻势,但从来没有放弃。有些,真的真的很无聊。我这么认为。

虽然他们的爱情没有发展,(其实根本没有了机会,即使高小珍愿意,更加不好意思说,方立华的行动已形成了习惯。)但关系有密切得趋势。相遇本彼此面无表情,后来渐渐崭露了笑脸。他们至少从来没有敌对。可以说无缘无分吧,只是知名知姓而已。

现在方立华在厦门打工,由于各方面的打击,缩手缩脚,是各低级得工人。高小珍在南昌来着,不晓得读什么大学。我有见证,他们开始电子邮件时有来往。

程有阳个子太高,要不然方立华会说她时所见过得最美丽的女孩子。此人资质愚钝,但向上好学。乐观,有耐心,但应该功利心注满胸间。遇捐款时,她多管闲事,异常兴奋。方立华在高二着实喜欢了好一阵子。

胡小娟是下一届学生,同食堂用餐,方立华有三次与她同桌吃饭来着。娟的吃相吸引了方立华,高贵典雅,堪与“娟”字匹配。方立华喜欢颜色黄色就是败此女所赐。胡小娟衣饰非白即黄,方立华觉得她适合这样做来着。想看,不乏机会,所以动了心,然后动了情。

女孩子嘛,看心是很难的。所以有人看外表是无可厚非的。有些女孩子,方立华喜欢其实是不值一提的。因为就只是长相一面。有两人不得不提,即方婷,严晓芬。就是因为她们的长相,长的太像高小珍了。她们都没有相片在方立华手上,所以我是不信的。连树叶都没有相同的两片,何况是人的模样。方立华脑筋有问题,一定是这样。

方婷,15岁。还太小。她的容貌尚且没有长完,方立华本没理由喜欢。在同村一人家做喜事,同去赴宴。见到方婷,大吃一惊。竟那么像高小珍。一定是天意,方立华想如果高小珍已经结婚,要方婷此品也不输不错。立刻去新华书店买王元的《围棋入门》。可惜没有送去,他小样雄样不敢来着。《围棋入门》现在我手中哩,我才懒得翻一页。

严晓芬是方立华高中同学,属于认真类的。上学上课,方立华没有不因严晓芬分心的。

方立华,这个色鬼,见女孩子就喜欢。还有好多,有得说,我不想说呢。如吴惠燕,张滢,操艳红,王浓芳.................

我该讲得我的,与上面的人相比,我与方立华的情感不知要胜她们与方立华的情感几十倍。然而我不说,我的历史淫秽见不得光明。但现在,方立华被掌握在我的手里,可见一般。

我才是最终的胜利者。连方立华本人也不是,在他自己的情域中。只有我,只有我跟他上过床。虽然是表面文章,不也可以算什么的吗?

只是我也不大喜欢这么家伙,方立华。方立华,方立华......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感谢作者的发布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站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Writer.org.cn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5-2006
Power By w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