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Soft (Writer)  
『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书目 返回书页 』 
  
 
成长心情(散文) 我的爷爷
 

1
他是一名退役军人,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与美国鬼子打过仗;他是一位农民,在田地里辛勤耕种几十载,直到七旬还不离田地,对田地的耕种毫不懈怠;他是一个从旧社会辗转过来的老人,生活的疲倦与辛劳已经爬上了他的头顶——他,就是我的爷爷——李永才。
2
小的时候,我和姐姐最怕的就是爷爷。他的脾气很暴躁,经常动手打我和姐姐。那个时候小小的我和小小的姐姐都经常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他打我和姐姐的情景。那时我和姐姐一犯个小错误就会吓的躲起来,因为我们知道如果爷爷知道了,轻则吼骂一顿,重则拳打脚踢。这时奶奶都会出来劝他不要再打了,孩子还小不懂事,犯个小错误人之常情。可是爷爷不听,他认为他是这个家里的老大,想怎样就怎样,谁也管不了。我和姐姐在那时都会将他看成一个“爆炸型”的人物,因为他像一颗随机炸弹,说什么时候爆炸就什么时候爆炸,恐怖至极。不仅我和姐姐怕他,奶奶、爸爸等都怕他,他那种从部队里带来的“军国主义”脾气真让人感到害怕,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爷爷的脾气慢慢变的和气,这我是知道的。首先,他不在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而且还能和蔼待人。接着,我和姐姐也不怎么怕他了,他还经常和我们聊天,说些我们学习的东西。每当谈到我们的学习,他就会说:“你们现在学习多容易啊!想当年你们爷爷哪有学上啊,还是后来参了军才接受教育,只可惜只有小学教育!”
3
看着爷爷的脾气越来越好,我和姐姐以及家人都非常高兴。其实最高兴的还是我和姐姐。我们不用害怕他再打我们了,我们还和他在一起闹着玩,只是玩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生怕他“旧病复发”。有一次,我问爷爷:“爷爷,我们小的时候,为什么对我们又是打又是骂啊?”爷爷叹了口气说:“这都是从部队里带来的坏习惯啊,那时为了打仗,心里对敌人充满了仇恨,所以脾气总是暴躁无比。那时候把你们都当成大人看了,忘了你们是孩子,都是爷爷的错啊!不过现在我已经不那么凶了,我要改变自己,不要再做你们从前的爷爷了。”我听了之后,突然有点可怜爷爷了,其实现在想想,爷爷的坏脾气也是从旧社会传过来的,不能全怪他。

改变后的爷爷对我和姐姐非常好。我记得小的时候我最爱玩具玩手枪,爸爸妈妈不肯给我买,他们心疼钱,。我只哭着要,可是没用。这时爷爷带着我去没手枪玩,他给我买了一把555牌手枪,那枪威力实在是大,现在早一没了买了。我高兴死了,心里对爷爷充满了感激。爷爷还教我部队里军人怎样耍棍,他站在前面耍,我在后面学,他耍完之后总是说:“不行了,老不耍,退步了!”
4
我的爷爷是一位很有意思的老头。他经常感叹曰:“人的一生真快呀,我还没来的及为祖国做贡献呢!”幸亏有奶奶陪着他,否则他还真能的老年痴呆症。我说过,爷爷和奶奶都是农民。我家的后面有许多田,他们两位老人将这些田照顾的无微不至。他们给这些天浇水浇粪,从不懈怠。就因为有他们照顾着这些田,才会使我们全家人能够吃到白菜、茄子、萝卜等素菜。

爷爷爱下象棋,经常与门口的其他牢头一起下棋。有时与我的外公一起下,可他下棋有个坏习惯,也许许多人都有这个坏习惯——回棋。我认为你回棋就是要别人给你一次救命的机会,这样即使你有得胜了,也是胜之不舞。我的外公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当然不会与只受过小学教育的爷爷斤斤计较。所以爷爷最爱与外公下象棋,因为与外公下棋可以尽量回棋。每当他们下棋的时候,我就会站在旁边看,一开始我是“观棋不语真君子”,后来我就开始指指点点、说个不停了。就这么看了两三年的时间,我的棋技已经很熟了。我开始和爷爷下,一开始总是败给他,没办法,“姜还是老的辣”。后来我慢慢地赶过了他,经常下赢他,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爷爷不仅爱下象棋,还爱抽烟。前者是好事,后者却是坏事了。抽烟有害,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当然,爷爷也心知肚明,可他就是戒不了,这是他的悲哀,也是全天下所有吸烟人的悲哀。爷爷也尝试着去戒烟,毕竟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差,再吸烟还受的了吗?爷爷抽烟经常咳嗽个不停,有一次咳得实在利害,最后被送到了医院,到医院一查,是肺喘。经过急时得治疗,爷爷的病终于给治好了。爷爷出院后家人一致要求爷爷戒烟,爷爷只好说自己尽量戒。以后的日子里,爷爷从每天的4根减少到2根,最后从2根减少到1根。每当爷爷忍不住要多抽时,奶奶总是极力劝阻,说抽烟有多么不好等等。爷爷一听,又极力地忍住了烟瘾。可没想到,尽管爷爷拼命的去戒烟,残酷的病魔还是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留下他。
5
那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可是到了家门口,突然看着墙上贴着长方形的白色纸条,上面写着:李宅治丧。我突然感到意外,难到家里有人……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而已,毕竟从我出生到现在家里都没有死过人。我走进家里,发现有很多人。爸爸正在与一个人说些什么,看到我回来了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悲伤的望了我一眼。我又看到了屋里,用两张板凳支撑着一块木板,木板上面是我的爷爷的尸体。和我平时在别人家死人时看到的一样。爷爷尸体的旁边,奶奶和几位姑姑正哭得死去活来。三姑看到我回家了,拽着我的衣袖哭着说:“将啊,爷爷走了,我们再也看不到他了,他走了……”我知道,我明白,我再也看不到爷爷了,我李将从现在起正式宣告没有爷爷了。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突然了。我只知道爷爷在医院里看病,可没想到只几天爷爷就……爷爷没了,可爷爷平时和我们在一起相处时的身影还在我的脑海里围绕,想到爷爷平时对我们的好,我的泪水都毫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尽管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在爷爷的尸体送往殡仪馆的路上,我和父亲笔直的站在卡车上。狂风凛冽袭来,像千万刀片无情的划来似得疼痛,我心想:“爷爷,这是我最后一次送你了……” 到了殡仪馆,殡仪馆里的工作人员准备将爷爷的尸体送进焚烧炉的时候,姑姑流着泪水让我在摸一摸爷爷的脸,她说你不摸以后就再也摸不到了。我摸了,爷爷的脸很凉很凉,凉入彻骨,一直凉到我的心里,这时我的泪水又夺眶而出。看着爷爷被缓缓地推进焚烧炉,这时我的耳边又回响起爷爷生前所说的话:“人的一生真快呀……”

2007年3月7日于剑英小屋
 
返回目录     

感谢作者的发布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站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Writer.org.cn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5-2006
Power By w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