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Soft (Writer)  
『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书目 返回书页 』 
  
 
成长心情(散文) 信
 
1、
一个寒冷冬天的早晨,马路两旁仓皇的梧桐几乎脱尽了所有的叶子,光秃秃地兀立在路边。半空中如鹅毛般的雪花不紧不慢地飘落下来,厚厚的堆积在大地上,白皑皑的,像是在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装。
  
马路上空荡荡的,一片宁静,偶尔有一两辆汽车飞驰而过。然后又恢复到了宁静,只留下几排汽车轮胎印与飞逝而去的雪花。也许是为了衬托马路上的宁静,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也同样显得极为宁静。可是如果仔细聆听,就会听到有“咔嚓”、“咔嚓”的清脆声;一声轻,一声重,一声轻,一声重,如此循环。人行道上走着两个人,远远望去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看上去像是一对父女。大人的一只手紧紧地搀着小孩的手,生怕小孩滑倒似的。小孩看上去兴高采烈、满脸笑容,高兴地手舞足蹈,一只手上拿着一封厚厚的信;而大人看上去却忧心忡忡、,与小孩的表情极为相反,两张脸的表情极不一致。

“爸爸,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小孩问。

“这!婷婷啊,爸爸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妈妈在外国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回来看婷婷,婷婷要理解妈妈,知道吗?”大人说完之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那么外国远吗?”婷婷道。

“是啊,外国很远,很远……”大人说着抬头仰望苍穹。

“哦!”婷婷听完之后满脸露出失望之色。她记得自从妈妈在三年前突然到国外工作之后,再也没有消息。她很想念妈妈,她深深地知道妈妈在国外一定也非常想念自己。她要求向妈妈打电话,可是爸爸不允许。爸爸说打电话不行,妈妈工作的地方没有电话,只有写信可以。于是她将自己想说的以及对妈妈的思念之情都说出来,让爸爸用笔写在了纸上,厚厚得装在了信封里,每个星期寄一封。每到星期天,爸爸都会陪着自己将一封厚厚的信投进碧绿的邮箱里。三年以来,婷婷与爸爸每星期都会寄一封,从不间断。但奇怪的是,妈妈一封也没有回。婷婷对此疑惑不解,爸爸的解释是:妈妈很忙,没有时间回信,可是能看到婷婷写的信,妈妈就会非常高兴的。

父女二人继续向前走着。三年来,这条路不知他们来回走了多少遍。不管是狂风暴雨,还是冰天雪地,他们都会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在每个星期天出现在这条路上。大雪依旧漫天飞舞地下着,狂风依旧肆无忌惮地刮着,父女二人顶着狂风大雪徐徐前进。
  
“爸爸,那不是王老师吗?——王老师!”婷婷甩开爸爸紧紧握住的小手指着前方的一个人影,并且朝那个人影大声喊去。爸爸两眼向女儿手指去的方向望去,果然是王老师。只见在婷婷父女俩对面的不远处,一位身着深红色皮茄克的年轻女子低着头急步向前走来。王老师是婷婷的幼儿园老师,很年轻,才二十五岁左右,还没有结婚,并且非常关爱自己的学生。今天因为去一个学生家里有事路过此地,没想到碰到婷婷父女俩。王老师听到有人叫自己,忙抬起头向婷婷父女俩望去,并疾步走到婷婷面前,高兴地蹲下来抱起婷婷,笑着问:“婷婷,这么大的雪天,你和爸爸要去哪里呀?”

“去寄信。”

“寄信?”王老师满脸疑惑地望着婷婷地爸爸。婷婷的爸爸向王老师点了点头。王老师确信后又问婷婷:“那么这信是寄给谁的呀?”

“寄给妈妈。”婷婷一字一顿地回答王老师。王老师更加疑惑了,瞪大着眼睛问婷婷的爸爸:“寄给妈妈?不对呀,我听说婷婷的妈妈早在三年前就被——”
 
“——王老师!”婷婷的爸爸终于说话了,“婷婷的妈妈现在正在国外工作呢!”说完对着王老师使劲地摇头。这时,在王老师怀里的婷婷说话了:“王老师,园里的同学们都说我没有妈妈,可是我有妈妈,我的妈妈在很远很远的外国工作呢!现在我就和爸爸在向很远很远地方工作的妈妈寄信,看他们再敢说我没有妈妈!”说完将手中的信举起来给王老师看。
  
王老师听着婷婷说的话,又看到了婷婷手中的厚厚的信,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的感觉。婷婷的爸爸似乎感觉到了这种幽暗的气氛,忙笑着对王老师说:“哦,王老师,你看雪下的这么大,还是快回去吧!我还要领着婷婷去给她妈——去寄信呢!”王老师看着婷婷的爸爸,止住了正在眼圈里打住的泪水。王老师放下婷婷,婷婷笑着向她招手:“王老师,再见!”王老师看着面带笑容的婷婷,向她招招手。婷婷父女走后,王老师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了,如洪水般直泻下来。她想:“上天为什么要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活活拆散呢?为什么要将一个只有6岁的天真女儿失去母亲呢?为什么要将这么小的孩子早早就失去母爱,从而早早的去尝受失去母爱般的痛苦生活呢?”上天没有回答,只有王老师的嘴中在喃喃自语:“我要去弥补上天的这个过失,我要给婷婷母爱般的温暖,即使只从言语上……

2、
   一个悬阳高照的中午,婷婷趴在屋里写作业。突然从屋外传来一阵匆忙的喊叫声:“宋婷婷,宋婷婷在家吗?”婷婷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忙跑出屋,打开院子门,看到一位全身穿着绿衣服的叔叔站在门口,满头大汗。那个邮递员见大门开了,忙问:“你是宋婷婷吗?”“是的!”宋婷婷答到,“叔叔,有什么事吗?”她不知道他是邮递员。邮递员道:“有你的信。”“真的!”宋婷婷激动的要跳起来,忙从邮递员手中接过信,她高兴地说:“谢谢叔叔。”
  
“不用谢!”邮递员笑着回答。
  
婷婷拿着信看了看,又满脸羞涩地问邮递员:“叔叔,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字吗?”邮递员望着婷婷的小手指着信封上的的三个字说:“哦,小朋友,这三个字读:王——雪——梅。”“妈妈!妈妈!”婷婷一听就知道这是妈妈的名字,尽管她不认识字(因为她只有7岁),可是她知道妈妈的名字就是这样叫。婷婷拿着信高兴地跳起来。邮递员看到她这样兴奋,也笑了笑,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婷婷拿着信直往院子里跑,边跑边大叫道:“妈妈来信咯!妈妈来信咯!”婷婷在院子里左蹦右跳,吓得屋檐上休憩的小鸟都飞跑了。正在屋檐下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的大花猫也给惊醒了,好像生气似的,对着婷婷狠狠地喵了两声。婷婷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继续大声欢呼。这时婷婷的爸爸下班回来了。爸爸刚将自行车推进大门,婷婷就冲了上去,将手里的信递给爸爸说:“爸爸,爸爸,妈妈来信了!妈妈来信了!”爸爸被婷婷的话语一惊,心想:“难道是孩子想妈妈想出病来了?——这么语无伦次。”可是看到婷婷正而八经地递上一封信,又感到惊奇。他将信拿到手里,只见上面的确写着寄信人:王雪梅。可是字迹不同,他一看就知道是别人的手笔。爸爸将信左看看,右瞧瞧,心里又想:“不可能啊!雪梅早在三年前意外车祸去世了,可这封信又是谁写的呢?”正当爸爸疑惑不解时,婷婷可忍耐不住了。她拉着爸爸的膀臂,娇声道:“爸爸,快拆下来看看,妈妈说些什么?”听着婷婷的话,爸爸像是被什么惊醒似的,立即拆开信,仔细看了看。这下他看出来了,字迹像是王老师的,可是她又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呢?爸爸百思不得其解。婷婷看爸爸读得很认真,不想打扰,可是她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信上的内容。于是,胆怯而又急切地问:“爸爸,妈妈说些什么啊?”“哦,婷婷啊!妈妈说她非常想念婷婷,只是工作特别忙,很少有时间能回信,我们寄的信她全都收到了,妈妈还要婷婷好好学习,不要老想念她……”说完之后,婷婷将爸爸手中的信拿了过来,匆忙跑到屋里,找了个精致的小木盒,然后将信插进信封,再很小心的将信放进小木盒里,像放进个宝贝似的。爸爸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这位男子汉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3、
   这天早晨,婷婷的爸爸像往常一样,推着自行车准备去上班。这是一位非常不幸的男人,今年才三十岁,却早年丧妻。二十三岁那年他娶了个十分贤惠而又勤劳的女子。结婚后一年左右,那女子给他生了个可爱的女儿。只可惜,孩子四岁不到这女子便撒手人寰了,可怜他和女儿两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妻子出车祸时,孩子是在乡下度过的,不知道这件事。他接回孩子后,不忍心向孩子说出真相,于是,一直隐瞒着孩子。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孩子迟早会长大的,迟早会知道的,到时候该怎么向她交代呢?“哎!”男人叹了口气,骑上自行车向工厂的方向骑去。骑着骑着,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王老师!男人骑着自行车叫了起来:“王老师,王老师!”走在路上的王老师看到对面的男人,向他笑了笑。在王老师眼中这是一位十分善良而又坚强的男人,从而对他十分尊敬。“什么事?”王老师笑着问。男人停下架好车,走到王老师身边,小声而又谨慎地问:“王老师,那信……”
  
“那信是我写的,怎么了?”王老师道。
  
“不是,我本是想让婷婷就永远这么过下去,永远向婷婷隐瞒的,可是你这样做……”男人说不下去了。
  
王老师这时也有点抽泣了:“我只是想让婷婷受到点母爱般的关怀罢了……”
  
“可是哪天婷婷要见妈妈怎么办?”男人道。
  
“那我就做她的妈妈呗!”王老师说着有点脸红了。
  
男人无语。
  
两人一阵沉默。

4、
   这一年,婷婷十岁。她向“妈妈”寄信已有六年之久,而“妈妈”给她回信的时间也已经有三年了。三年过得很快,妈妈的回信也堆地很高了,小木盒也快要放不下了。婷婷经常会小心翼翼的拿出妈妈给她写的信,反复阅读。不认识的字她都会问爸爸。爸爸不在家,她就会自己查字典。

这一天傍晚,婷婷又将妈妈的信拿出来趴在书桌上阅读。读着读着,她又碰到了一个生字。因为爸爸不在家,所以她没处询问,只能自己查字典。于是婷婷跳下板凳,来到书桌前,寻找字典。可是找了半天,婷婷都没有发现字典的影子,她想会不会在爸爸的书桌抽屈里。这样一想,她又去爸爸的书桌,婷婷打开抽屉,字典果然在里面。婷婷拿起字典,调皮而又狡黠地对它说:“看你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鸣鸣得意。正当她准备关上抽屉时,她突然发现一个厚厚的黑皮本子。她知道这是爸爸的日记本,爸爸是不允许碰的,老师也说过看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的。可是婷婷的好奇心实在是大,爸爸越不让看的东西,她偏越要看。她小心翼翼地将厚厚的黑皮本子从抽屉的最深处取出来。她想:大不了看完再完好无缺地放回去。这样想着,婷婷就开始翻开爸爸的日记本。婷婷不是一页一页看的,而是随机翻看的。她知道过一会儿爸爸就会回来的,所以她是很谨慎地看着,边看边用耳朵留心大门口的动静。她就这样随手一翻,只见上面写着:


2006年11月7日  大雪   星期日
今天又是星期日,雪下的特别大。我劝婷婷今天不要去寄信了,明天再去吧!可是她不肯,偏要今天去。我拗不过她。于是我们又像往常每个星期日一样,带着每次都一样那么厚的信去邮寄。婷婷这孩子,什么都要向她“妈妈”说,一说就要让我代笔。每次当我执笔写下那么厚的婷婷要写的信时,我在想:“老天啊!你是不是要故意折磨我啊?人的心是很脆弱的,尽管我是个男人……”

婷婷看了之后很不理解,的确平时向妈妈写信时,都是自己说,爸爸写的,可是怎么会折磨爸爸呢?也许是爸爸和自己一样,过于思念妈妈吧!婷婷继续将日记往下翻,她又看到:


2007年2 月12日  晴  星期二
今天中午上班的时候,我看到了婷婷幼儿园的王老师。对于王老师,我一直有一种亲切感与感激,特别是她以婷婷妈妈的名义给婷婷写信,使得婷婷长得越来越活泼,越来越开朗了。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激王老师。自从六年前婷婷的妈妈不幸出车祸去世后 ,我就不知道该怎样对待婷婷,一直向她瞒着。可是婷婷长久时间见不着妈妈,就向我要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便信口胡说说她妈妈在外国工作。孩子半信半疑。现在有了王老师的信,孩子心中的阴影被抹去了很多,这都是王老师的功劳啊。可婷婷迟早要长大的,迟早要知道真相的,到时候我该怎样向她交代呢?……


看到这里,婷婷整个人都傻了。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呀?她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于是又重新读了一遍。可是爸爸的日记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妈妈的确在六年前就出车祸去世了。婷婷也不小了,已经整整十岁了,她已经懂得“车祸”是什么含义了。婷婷对着爸爸的日记本,目瞪口呆。她整个人都傻了。怪不倒以前在国内工作好好的妈妈要千里迢迢的跑到国外去工作,原来是这样。婷婷如梦初醒。可是那些信?婷婷想着想着就将木盒里的所有信都取了出来,厚厚地足有十几封。婷婷一封一封的拆开看,看着信上的话语,字里行间都像是王老师的语气,看来是真的了。婷婷盯着信,泪水流了下来,她没发觉爸爸已经回来了。大人将自行车推进屋,嘴里还似乎用埋怨的口气说:“婷婷呀,你在干什么?怎么爸爸叫了你半天都没一点反应啊?”大人刚准备继续说下去,突然看到婷婷拿着信在哭,自己的书桌上也凌乱地放着她妈妈——不,是王老师写给婷婷的信。婷婷的爸爸感到很奇怪,平常被婷婷当作宝贝似的信怎么会被乱放呢?爸爸又向书桌上看了看,忽然他看到了放在信中间的那本黑色厚厚的正打开着的日记本。婷婷的爸爸顿时脸都青了下来。他颤抖地对着婷婷说:“婷婷你……“婷婷知道爸爸回来了,她放下手中的一封信纸,铁着脸对他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这么多年?”大人明白婷婷已经知道真相了。他知道婷婷是个和其他孩子不同的孩子。因为从小失去母亲的缘故,婷婷变得早熟,也不爱合群。大人委屈地想婷婷说:“爸爸还不是怕你接受不了吗?我也是……”

“你别说了,你就该从小就告诉我真相,那时侯我还不懂事,哭一段时间也许就行了,可你却给我希望,使我这六年来一直都以为我的妈妈还活在这世上……”说着婷婷仰起头,泪水直流。

男人默默地走到婷婷的身边,想安慰安慰她,用手擦拭着她的泪水,说:“婷婷……”婷婷立即摔开大人的手,用不可饶恕的口气对大人说:“你不仅自己骗我,还找来帮手一起骗我,对不对?!”婷婷说将书桌上的那一些信举起来。男人看着这些信,眼角也潮湿了。他还想解释:“婷婷,爸爸我……”

“不要说了,你不配做我爸爸,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爸爸!”说着就带着那些信,推开爸爸的身体,想门外跑去……

男人一时愣住了。他怔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立即向门外追了出去,可是哪里还有婷婷的身影啊!大人慌了,立刻打电话给王老师。王老师闻讯后立即赶了过来。男人向王老师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王老师叹了口气说:“没想到,还真都让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说中了。”

“是啊!”男人叹息道。

“好了,别说了,我们还是快去找婷婷吧?”王老师醒悟道。

“是啊,下这么大的雪,婷婷会到哪儿去呢?”

“我知道了。”王老师说完就飞步而去。

男人好像也立刻明白王老师所说的地方似的,惊奇地望着王老师,见王老师拔腿就跑,也立即跟了上去,边跑边心想:“这女人是多么的聪明啊!”

5、
   宋婷婷捏着那些信飞出家门,一直往外跑。跑到了哪里她自己也不清楚。那时她的心里都充满了痛苦。她跑得很快,身边的事物都不断的向后移去。婷婷跑着跑着,当她跑得太累而停下来时,她发现她跑到了一个邮箱前。大雪不断地飘在她的身上,可是她毫无知觉,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冷暖了。婷婷定住神才发现自己来到了马路边。也许是因为平常这条路走的太多了,或是对这条路太熟悉了,才会漫无目的而又冥冥中自有安排的跑到了这里,跑到了邮箱前。婷婷注视着前面那邮箱,它还像六年前一样,纹丝不动的站在那儿,一点没变。可是婷婷她自己变了,心情变了,什么都统统变了,只有这个邮箱没变,物事人非啊!婷婷看着那个邮箱,又望着手中紧紧捏着的信。他气愤地想,都是这些信,使她以为妈妈还在世上,如果不是这些信,也许她会渐渐忘记妈妈,对妈妈的思念,会越来越淡。可是因为这些信的出现,反而使她越来越思念妈妈,越来越渴望见到妈妈。婷婷想着想着,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将这些信都塞进邮箱里,让它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随着妈妈一起消失吧!做了这个决定后,婷婷狠狠地将信一古脑儿全塞进了邮箱里,塞完之后她如释重负。可当她想到逝去的妈妈时,她还是伤心地哭了。她蹲下身子泪如泉涌,浸湿了她的衣服。突然一只柔和而有力的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头。她掉转头站了起来,叫道:“王老师!”说着扑进了王老师的怀里,并且泪水更多了。王老师抱着婷婷,用右手来回抚摸着她的头,叹了口气,泪水也不停的流了下来。这时站在不远处也流着泪水的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与他们抱在一起。

   他们三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抽泣,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砸在他们的脚下以及四周的雪地上,脚下的雪在蕴含着温度的泪水催化下,开始慢慢地、逐步地、彻底地、毫不犹豫地、融化。


2007年3月5日晚于剑英小屋
 
返回目录     

感谢作者的发布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站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Writer.org.cn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05-2006
Power By wa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