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作家中心
   首 页  |  中心首页  |  排行榜  | 荐稿中心  | 作家专区  |  申请作家  |  VIP作品  |  在线支付 |  帮助繁体
新小说作家中心QQ群:4437039
 
 
用户名   |
 
 
密   码   |
 
 
验证码   |
 
   
 
 
   
   
作品性质:
公众书籍
授权状态:
专属作品
首发状态:
本站首发
作品状态:
完结
收藏统计:
1次
完成字数:
0字节
在路上
洛丽塔
北回归线
卡夫卡作品集
尤利西斯
窥视者
王一作品集
玩偶的幽灵——外国奇情故事集
活在树上的狗
哈扎尔辞典
蓦然回首 ,沉默是悔
破处爱无路
红色苍茫
死亡印象
便秘与腹泻
白色古堡
天蓝耻月
痛悼光幸吾师弟与司马相梅吾师
一个女人的风流史
天堂旅客
 
 
 
  | 首 页 >> 书籍信息
蓦然回首 ,沉默是悔
类别:新小说  |   作者:丁东亚  |   总点击:1082  |   总推荐:0  |   更新日期:
 
  ::[内容简介]

一段没有开始和结束的爱情,一段为爱生死无畏的爱情。他们之间的纠缠和欺骗,他们之间的背叛与谎言,他们在爱面前的忏悔究竟是怎样的迷失与可悲。请关注......。


                 蓦然回首 ,沉默是悔
                   
  他站在四楼的阳台,在黑夜里出现。他只是托着修长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残缺不全的月。这城市远处的灯火透过空间的隔阻,映在他俊瘦的脸庞上,他在夜色里立着。像在窥探黑夜的秘密,或者在思索人生的定义,抑或其他。他有他自己的心思。
  从房间里走出的女子走向阳台,慢慢的靠近他,将头靠在男子的右肩上,她也不语。静默此时成为他们最好的言语。也许,女子想要说些什么,也许她想安慰男子。她想:如果没有遇到他,她会难过一时,可遇到他,她注定要为他难过一世。
  男子转过脸,用长长的手臂将女子拥在胸前。他用了很大的力量,可女子只感到温暖。男子又一次仰望窗外巨大的天际。他说:安,要记住这个日子,我和你将永远都不会离弃,我们要爱到生命的最后,爱到世界的末日。安是这个女子的名字,安是他给起的。因为他希望她每天都安好。他很自私,但他爱的铭心刻骨。安明白这点,安答应过他要好好生活。
  安认识他是在一个同学的生日聚会上。安是个静默的女子。在酒会上她一直很少言语。他也是,却在醉酒之后误把她当成离他而去的女子。之后,他们便在这一场不可收拾的误会中相识,相爱了。他一直对她说,尽管这是一场误会,但是他很爱她。她只是微笑着,一言不发。她想,爱情不过就是一场误会而已。她却从来没有对他讲明这些她心里的秘密。后来,他开始叫她安。后来,她欣然面对这个阴差阳错的爱人。
  安是我的主人公,也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她有一双丹凤眼,尖尖的下巴,秀气白皙的小脸和长长乌黑的秀发,标准的一个美人。而那纤细的水蛇腰和修长优雅的身段更成就了她的完美。对他而言,遇到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该是他前生修来的福分。可对安来说,她只是他的一个替代品。他从来不对她讲他以前的事情,她也从来不问,她相信纠缠不清是爱情最大的痛苦,争风吃醋是女人最大的禁忌。所以她想他快乐就好。
  或许,爱情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我们在其中行走,在不同的路口遇到不同的男子或女子,至于哪一个会在我们生命中驻守,那是无法道破的玄机。爱情有悲有喜,一生美满则皆大欢喜,而在痛苦中为情所累则确又是一种大悲了。有人说:“生命的本质就是痛苦。”这或许是人类的劫数,我们无可奈何的命运而已。
   安从来不去想她的爱情是悲是喜,她在自我的空间已经拥有着太多的东西。她想只要她爱他就行了,一切都无须解释。她是一个奇怪的女子。她的朋友们说她会得到幸福的。她想也是。
  她看很多很多的小说。从杜拉斯到杰克伦敦,从张爱玲到亦舒,她沉浸在小说中的时候,会和女主角一起伤心哭泣,也同样为她们拥有幸福的爱情而内心欢喜。她将那些感悟写在日记里,一本一本的藏在衣柜里,她把它们看作是她生命中最宝贵的一些东西。但在他面前,她却从不对他提起。只是在她认识他之后,她也开始为他写日记。他想把他埋在她的文字里。只是她不懂,记住一个人不该用文字,而该用心。


  他将女儿身给他的时候,她只知道她会只是她一个人的。因为她不知,他的心中其实仍想念着另一个女子。欢爱之后,男子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他大声哭泣。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但她隐隐的感到他很无助,像很难过的样子。她没想到在很多年前的一天,男人有过同样的经历。她不说话,只将他的身体抱紧,两种体温的相容,让她感到了欣慰。她想这个男人是她一个人的,她是他唯一的爱人。她在昏黄的灯光下感到了幸福的侵袭。她想,男人哭也许是因为措手不及吧。善良,成了了她自我伤害的最大利器。她沉醉在自酿的美梦里。而她不知,那一夜,对他来讲,像一个的世纪那么漫长。
  他和她相爱了五年,也在一起生活了五年。从大学到一起找工作,从咖啡屋的浪漫到一起过朴素的生活。她听从他的一切安排,在别人眼中,他是主,她永远是客。她从不计较什么,有时她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难过,他看见了总是依着她坐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任凭她哭泣。而此时她不知,她的眼泪为她爱的人唤回的是多年之前的记忆以及另外的一个女人。而且这女人一直占据着他的心。当她难过的时候,他有时想该让她幸福才对,可他那时感到了自己的虚伪。以为他已经变心,他的想法不过只是自欺欺人。
  在大学的四年里,她认为那是他们最快乐的时日。他们牵手一起在子柳河岸散步,一起出入阅览室,一起晨读。可好日子仿佛是长了翅膀的精灵,当你想去抓住它时,它已经飞入了万丈悬崖,只留下一具体无完肤支离破碎的尸骨,让你看见不禁心碎。他只是感到一切都无所谓,仿佛和她度过的每一天都是责难一般。在他心中,只有一个他寻不到的世界,她却不能理解。这样平静生活持续的时光,一直到那个女人的再次出现。她只是感到有些恐慌而已。

   他们大学毕业那年,安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里,安看着四处为她奔忙的他,她感到全世界只剩下了他给的幸福。她的朋友看在眼里,对她说,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男人太少了。那时的他为什么突然发疯一般的对她好,每天守着她,看她睡觉或吃饭,相处的如此默契,只有他一个人心中明了。他对她说,她在手术室的那两个小时,他为她祈祷了一千次。他说,在他的生命里,她是最重要的。谎言,此时对她对是最好的止痛药,他不想说谎,却那样做了。她对他后来的离开尽管很不解,可她仍然相信他是爱她的。这是谎言留下的假面,他无法揭穿。
   她出院的时候,已是大四最后的一段时日。他们也开始为工作奔忙起来。他们说好了一起找工作,要在同一家企业上班,在同一所房子里生活。她总梦想着一生和他相伴,同时祈望着自己是他一生的唯一和最爱。他们在南方的一个城市的某家报社里找到了工作,可她却说:我不想去南方,我不习惯南方的生活,我想留在北方的城市里。他没有勉强。
   他只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我要独自去南方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在她心中,他就是的目标。他到哪里,她只能跟随。她在一个晴朗的月夜对他说,她愿意跟他到任何地方,哪怕是四处流浪。他感动不已。
  她从来没问过他为何要到南方这个城市工作,她想既然爱他,就该信任他并听从他的任何抉择。爱让她牺牲了最终选择的权利。她就是这样一个很奇怪的女子。毕业那天,他带她回老家见了他的家人,同样她也带他回了家。双方老人都很满意,甚至他们认为,只有孩子满意才是真正的满意。他不知,她亦不知。、
  他们来到工作的城市时,已经是九月中旬。九月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她第一次感到了南方的美丽,河流树木房屋都成了她心中最最向往的事物。可她依然随他住进了高楼大厦,只因为他喜欢。那是报社的房子。他们就这样做了编辑,日子平淡如水。当她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她兴奋不已。她想和他一起去购些东西家用,可他却说他不舒服,不想去。她以为他生病了,她心疼他,让他在家休息,一个人去了。可她没想到他是去见了另一个女子,那个他心中依旧牵挂的女子。她的纵容,让爱情突然出轨,她措手不及,却仍蒙在鼓里。
  她在商场忙碌了一天,却拎回了一大包他最爱吃的东西。她想好好犒劳他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己。
  回家后,她发现他不在家,她想他也许有事出去了,她打开电视,开始等待。她知道无论怎样晚,他总会回来的,她心里尽管装满了委屈,但是她假装不在乎,她只要他回来就好。
  可是,他一夜都没有回来。当他在凌晨回来的时候,她却走出去了,穿过城市,走到了海边。她在晨光下看着汹涌澎湃的大海,她的心也像这海浪一般,起伏不定起来。她痛苦不堪。她不愿多想,她只想他一定有事耽搁了,要不然他不会一夜不归的。她已经自欺欺人的原谅着一切。她站在海滩上,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她的眼泪流沙一般倾下。她在自己的眼泪的似乎感知到了爱情的孱弱和虚假。她安静后,又回到了他们的住处。当她打开门时,看到他醉倒在沙发上,她的顾虑一扫而光,她只认为他去喝酒了。他认为他有心事,可她不知他的醉酒是为谁,为了什么事。她将他扶到卧室的床上,忽然,也是第一次听到他喊另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名字。她的心瞬间冷了下去,抖颤着身子,欲哭无泪。她的心像被刀剜了一下,疼极了。背叛对她似乎是个遥远的名词,却一下子离她那么近了,她有些接受不了。她想找另一个词代替,可又无能为力。她感到疲惫极了。她想到了小说中的那些不幸的女子,她将自己置身于小说中,置自己于梦幻中,她停止了伤痛。她想,她该等他醒来给她一个明确的交待。她有些迷惑,有些恨起他来。
  恨,往往是罪恶衍生的开始,她不知。因为她无知。
  她静静的坐在他身边。她看他一眼,心中就疼痛一次,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此时快要让她窒息。她愿为他去死,她愿为他付出一切,可她不愿让他走开,她无法忍受他的背叛。她想,爱是自私的,尽管伟岸。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她看着眼睛红红的他醒来,就立即扑倒在他的怀中。她这一次放声痛哭起来。他将她抱紧,他向她承认错误,他对她说:对不起。
   “我想知道你爱不爱我”她从他怀中挣脱,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问道。他沉默了。
  “如果我不爱你,我们会有今天吗?我爱你,安,你是我的安。我永远的安。”

  “你爱那个女人吗?”她也不晓得为何要用女人这两个字。她有些愤然。

  “我爱她,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他回答的很自然。没有欺骗的意思。

  “你忘不了,在你心目中,她才是你真实的爱,我只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对吗?你爱我只是为了缓解你心中的痛楚而已,你爱我是因为你在我身上看到了某些她的踪迹。是吗?”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她无法安静下来了。
  “你来到这城市也是为了她吧,不是吗?”她继续追问。
她看着低着头的他,大声的说着。终于,她彻底的愤怒了。

  “我承认一切。我无法忘却她的一点一滴,我爱她,爱的近乎发狂。可安,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相信我好吗?相信我。”他表现出他虚假的无助,伪装是他的本性。
  “你昨天是去找她了,对吗?”她有些妥协了。
他点头,她没有再追问。她站起来朝着大厅走去。因为,她听见他的肚子在说饿了。她看着他吃着她买给他的食物,她零碎的心一下子又堆在了一起。她能够原谅他的一切吗?她比谁都更迷惑。
  当夜晚来临之后,男人走上阳台,他看着黑夜中的一切,他有些无奈。此后,便有了开头那一幕,他知道他无法忘记那个女子。她也知道,所以她想,一切都该有个了断了。她那女人原有的勇敢把她的卑微和忧伤在此时都唤醒了,她几近解脱。
  夜深之后,他们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紧紧拥抱,相互抚摸。在彼此的身体里一次次颠覆,她达到她从来没有过的高潮。她口中一次次叫他的名字,她在浪潮中不能自控,他注视着她,他感到了心慌。当他们结束后,他点燃一支烟,沿着升起的蓝色眼圈,他看到了生命的缥缈,静静的睡去了。她进入了恶梦的巢穴。
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女子,只是他依旧背着安和那个女子约会,与那个女子做爱,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抽烟。可在两者之间,他的难过远不及安的十万分之一那么深刻。安依然放纵着他,她只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坚持着。直到她怀上了那个男子的孩子。她想,为了孩子,她必须忍受一切,卑劣的、痛苦的。
  她在一个很恰当的时机向他提出了结婚的事情,她告诉他说,她已怀了他的孩子。他憔悴的看着,他对她说他们都还很年轻,孩子可以晚些再生的。可是他看着她那渴望的眼神,他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他们早晚都必须结婚。这也是他当初的承诺。她看他没有反对,她的兴奋暂时代替了她的伤悲。她想她才是他最后的女人,她认为一定是自己的爱感动了他,而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已是他的拖累。爱的矛盾就这样纠缠着人类,让人或哭或笑或伤或悲着,生生死死。
  婚礼是在一个星期天举行的,她认为那是她的幸运日。一大群亲朋好友围 着他们为他们祝福。一个优雅漂亮的女子也走过来向他们庆祝。安看到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波动,是恐慌?是惊喜?安不知也不语。她想这是她大婚的日子,她不能无理,也不能失了自己的高贵。可望着那个已远去的女子,她的心一下子碎了千段万片。她把眼泪吞回肚中,眼中含着笑在人群中应对周旋,感谢所有人的祝福。他没有觉察出她的伪装。此时,他在她心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绝望的影子。她默默承受着,她承受着,这无法道破的罪衍。
  婚姻宛如一座围墙,当他们越过时,其实他们已丢了爱情。也许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悲哀而痛苦的,而有爱情的婚姻对他们来说,却是绝望而伤惘的。对安而言,这个婚礼不过是她两个人的爱情葬礼而已。她在自我束缚中作茧自缚,在原谅中放任自己的爱人纵情,她失落到了空望的绝望口。在这样承受的日子里,在她意识里,孩子是她唯一的依存。那也是那个男人给予的最后的爱的见证。她依旧自欺,自我迷失。
   他不回来的夜晚越来越多。她在黑夜里除了祈祷,只能难过。她在夜晚的城市里寻找过他,尽管他知道,但一切都是徒劳。不过,她想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个男人终究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妻子,只要能走到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和那个女人依旧厮混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他和安相视着,如隔了一万光年的距离。她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借口说他在朋友家喝醉了。她对他说:
  “我在夜晚的城市满无目的的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你,我难过极了,我只能在空空的房间对着孩子自我安慰说你是爱我的,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吗?”
  男人犹豫了很久,他感到愧疚。她毕竟是他的妻子,他有责任爱惜她守护她及她腹中的孩子。他说:
  “安,我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我爱你,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守着你的。”他走近她,把她拥在怀里。
她很感动,她觉得她唤醒了他,他已回来了。从那以后,她感觉他已经与那个女人不再联络了。她想,这也许是他爱她的原因吧。
   孩子在她腹中渐渐的长大了,她的肚子开始明显的挺立了起来。一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对他说,如果是个男孩就叫勿言,如果是个女孩就叫紫蓝。他微笑,一言不发。可就在她即将临产的这段日子,他又像以前一样不见了。他下了班也不回家吃晚饭,深夜也不回家就寝了。她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又死灰复燃了。她想劝他,可他已不给她任何机会了。她也不再强求。她不想丢掉最后的那一点尊容。她有些痛恨他。

   这些日子,她时常站在阳台上看远处的灯火,她想恐惧其实也是一种美,它是一条五彩的缎带,织入了思念和负担在外面的衣服里,不论这思念是深是浅,这负担是大是小。此时,她在无法承担的时刻里,只想替自己找一个安全的栖息地。
  这一天十点以后,他仍然没有回来。她穿上衣物,走下楼去。她轻轻的小心的踩着楼阶,她怕伤到了孩子。她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下楼,又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到市区内的广场上。这里曾是他和她一起散步一起憧憬未来的地方。那一晚,月亮特别的圆,也特别的明亮,她望着那些成双成对的年轻情侣们,她想起了曾经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往事。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现在,她只能守着寂寞,向一个陌生的女子投降。她从没认过输,她想她真正输的不是那个女子,而是她爱的那个男人。悔悟,此时已经毫无意义。因为她爱的太深,所以心伤太碎了。她仿佛在混沌的状态里恍然觉悟了。
  她专心一意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忘了自己,忘了时间,除了一颗在哭泣的心。她想,至少她的意念还不受任何人支配吧,她还是一个自由的完整的个体吧。她决定也不想再爱那个负心无情的男人了。可在一种恍惚的梦幻般的游离中,她已站在了广场的中央,整个城市在她的眼中一下子暗了,她突然看不到了一切。她想,黑夜原来也是想置我于死地的。她静静的躺着,感觉不到自我,她在听到最后一阵喧嚣之后,失去了与世界的最后联络。她看见自己进入了一片白色的世界,那里飘着的不是雪而是羽毛,尔后,她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唱歌,然后她看到了一群天使从她面前飞过。她想,她难道真的进入天堂了,怎么可能呢?这时远处跑来了一个俊秀的孩子,口中向她喊着妈妈妈妈。她想那大概就是她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吧。她感到了无比的幸福。

  而此刻的人世间,正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下着。安安静的躺在太平间里,面带微笑。她终于真正的感受到了阳光了。那个负心的男人守在她身边,泪流满面。医生对他说,你知道她是有先天性心脏病,是不能怀孩子的吗?。倘若真的怀上了,就要受到小心的呵护和照顾,不能受到任何刺激,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你知道吗?医生说完走远了留下他一个人。夜,安静的睡去了。他站在医院太平间的门前,弥望了许久。他想,他就是用残生来忏悔也无法洗净自己的罪恶了。

   出殡那天,他身着白衣为安送葬。他跪在她的坟前伏地悲念,他想也许他们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会是这样,让他一生在恶梦中思量,分享死亡的重量。
他说:
  “安,爱情其实本来就是一场悲剧,你知道吗?当女主角死掉,男主角也只能在悲怆中痛不欲生了。至于谁对谁错,一切都已是昨日云霄了,你知道我活着会比你死更难以解脱的。安,做了爱情见证人的你我,在太阳散发的阳光里,怎样才能检到幸福的花朵呢?安,泅渡的静湖里,我如何不在沉默,为你忏悔我一生的难过呢?安,风起了,我看见你化为尘世的沙粒飞过的轨迹。只是,我再也不能寻回了。”
他说:
  “安,远处的山还在变着把戏呢?我望着远处的山,只看见你的美丽。找不到自我。”

                                      2007 8月


                                                                                主角检索关键字 ---- 安
 
 
 
 
 
 
  ::[ 最新更新 先睹为快 >>>>>> ]
 .......
 
 


 ::[阅读提示]
  键盘左移动上一页,键盘右移动下一页,回车回书目录。

 ::[本站申明]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站举报。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书友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者支持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 查看本书精华评论 ] [ 查看本书全部评论 ]
   
writer
新小说作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