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小说印象与想象


格格小说印象与想象
赵刚

我从未读过格格的文字,对她小说的了解大多来自正当的却非正常的另类的小说阅读方式(小说的阅读具备多种方式和可能),同时也基于我对中国当代文学整体水平的大致判断,以及对作为小说写作者的格格所处于的这层关系中的具体位置的不完全确定。尽管没有读过她的文字,却不妨碍我发表一下对于格格小说的看法。
与格格相识于三五年前,因为所处同一个城市,还因为同行,见面也就不可避免。那次见面时我和她开过一句玩笑,我说:“你以后肯定能出大名,因为你的小说写得滥。”此前我对很多的同行发表过类似的意见,基本上话一出口也就把对方完全得罪了。但是格格却浑不在意,后来她在很多场合主动把这事当笑谈抖出,这份大度让我不安,为此我没少请她吃饭。严酷的事实证明,在当下的文学中国大环境中,说一个作家的“坏话”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的。
有点扯远了,咱们还是回到小说上来。
格格的小说多采用女性视角,写的却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女性小说。她对世界的兴趣明显强于对女性意识深度挖掘和发挥,但是因为经验或者认识(世界观)的局限,她小说中的兴趣点多在小说化(中国)的生活情境之下展开,现实生活和经小说化后的生活在格格的笔下相互混淆和辉映,乃至可以被相互地复述和背诵。这一类小说在格格的写作中占据较大的比重,同时我认为这一类的小说是一种不具难度的写作,当然对中国女性作家而言,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对于她们女性身份的野蛮剥夺。在庞大中国的女性作家群体中,只有少数的两三个作家有过超出性别本身的写作探索并取得过一定的成绩,其他诸如王安忆、池莉等所谓的大腕都与格格所遵循的小说原则相差不大。他们既没有真正突显出小说写作中的“女性”的缤纷色彩,也不能完善小说本身。这一类的作家对小说自身的欲望不大,只求能延续(写作)而不求一木成林。具体到格格的小说,她的小说和她的人一样直朴且透明,行文很少花招,笔法老道也老套。依我的揣测,这既得利于她的天性利落,也是部分受限了中国已存在的并成为惯性的小说观念的结果。这种写作习惯的自我培育和形成对于格格而言既是一种聪明之举也是一种沦陷。
但是这还并不是完整的小说家格格。
在另外一些作品中,我们反倒能窥见格格作为一位女性小说家的某种超乎寻常的能力。在一篇名为《少女格格的病》这部短篇或长篇中,年轻的女主人公格格与给自己治病的中年(或者老年)男医生之间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猫鼠游戏,男医生垂涎女病人的姿色,女病人则对干瘪老男人无论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无法接受,心犹不甘的同时又有求于对方而远近不得,数次离开又因病情加重不得不回来继续治疗。女病人最后甚至将老医生带去了色情场所帮他叫了“小姐”,老医生却非此不尝……病人和大夫之间的互生互补相生相克的复杂关系被渲染得淋漓尽致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也让人对于身处于复杂得近乎病态社会关系之中的普通女性那一番无奈与挣扎寄予深切的同情,小说写到这种境地,小说之所以成为小说的某种潜在的力量开始生发,作为写作者的格格在这时才展现出她不可多得的小说能力与才情。
中国现阶段的文学并不处于世界文学的前端,大部分中国作家也都处于与中国文学水平相适的境地,无论格格或者王安忆们也包括我在内的作家都有自己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大家的路还很长。祝愿格格一路走好!
备注:《少女格格的病》是一篇不存在的小说,是我对于格格此前和此后写作可能的想象,其中某些分析对象却非无中生有,它一定在格格的写作中出现过或者即将出现。
                                           2012年10月7日

刊载于《江苏作家》
本贴由作者于2013-7-26 10:19:16修改过

本贴由赵刚于2013-2-2 9:45:56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349次]


回复: 格格小说印象与想象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