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庄旭清的文字,很特别


老刘这个人可能不得好死

老刘这个人可能不得好死,首先因为他是个赌博鬼。公家叫他管治安他自己却赌起博来了,过了几天六区的区长问他,喂,小刘有没有赌博的?他说,没有没有,日他哥儿一个也没有。区长还很高兴,说小刘干得不孬。他听了就在心里笑,说,干得什么不孬,一个赌博鬼。老刘赌博有着儿,偷着放一张天牌一张地牌,到输急了的时候把天牌或地牌拿出一张来和另一张牌凑起来就行了,点儿就大了,就把人家的钱赢了。有一天夜里老刘赢得最多,赢了二十大桶花生油。其他的时候没赢花生油,赢的是银元。老刘有了钱就买好东西吃,你问问老刘这个那个他都吃过,五十年代初他就喝过茅台酒了,是用450斤谷子换的。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谷子呢,还不是赌博赢的?那个时候老刘还喝过威士忌,那酒里的汽很大,喝进去没多久就打嗝儿,老刘说很好受。有一次老刘和区长闹了矛盾,他说区长,日你奶奶你连这些人的菜汤也没吃过。他说的是真话,区长比较秉公办事,不沾不贪手里没钱,都是吃白菜萝卜(其实区长挺傻,他要是赌起博来就也会有钱,就也会喝上威士忌,八区里一个区长乱搞妇女,搞了就是搞了,妇女自己不说搞谁也没办法)。区长说,小刘都你吃过什么菜?老刘编了一个,说,我吃过当当当,你吃没吃过那菜汤?区长没吃过当当当,他摇摇头。区长觉得很丢面子,心里话,再来了枪毙人的运动我就把他枪毙了日他奶奶!那时候枪毙人比较容易,他要是想枪毙小刘找个机会就可以枪毙。他不是乱想。第二,老刘杀过不少人。那时候杀人是很经常的事儿,干没干过伪事儿?干过。干过就行了,就把你杀了。不能区长杀人,得找个人替他杀,找谁?都不想杀,就找了老刘了,问,老刘你愿意不愿意杀人?老刘说,愿意,给我支枪吧,区长就给了他一支枪,是一支二十搂的盒子枪。老刘得了盒子枪很高兴,只要叫他枪毙他就枪毙,很听话。区长又转变了态度,以后来了运动也不枪毙小刘了。老刘枪毙了不少人,大约有100个吧。老刘枪毙了100个以后就觉得枪毙没意思了,他和区长说,不如向井筒子里推人好。煤矿就在跟前,一眼废井筒子深度大约有200米,你说把人推下去有多好,又不浪费子弹。区长很同意说,行行行。以后老刘就专门向井筒子里推人,把人绑好,牵到井边上,老刘一推他的脊梁他就下去了。老刘推了一年,井筒子里的人就满了。你看老刘厉害不厉害?老刘向井里推的最后一个人是区长,有一天他了走路,区长说,小刘啊真是对不起原先我还想枪毙你真是对不起。老刘就想,哎呀这个家伙很毒辣,我干脆把他推到井筒子里算了。另一天他了到井边去玩儿,他一推就把区长推下去了。推下去以后他骂,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老刘骂得也对,所有杀人的决定都是区长做出的,他是一种不眨眼,而老刘是另一种不眨眼,有区别。第三,老刘揍人也很厉害,一个人贪污了钱叫他把那人绑在椅子上使皮带抽了个半死。县里的一个领导嫌他抽得太重,说,小刘你也不汇报汇报就抽,这是埋怨他的意思。老刘说,我一个大老粗有些事儿根本不乱想。文革中他还揍过一个姓阎的科长。他揍过一个矿长。他抓过一个军宣队员的球蛋,那个军宣队员是个连长,大个子,很英武。但是叫老刘把他的球蛋抓住他就完了,就一点本事都没有了。他还抓过一个开截煤机的球蛋,他还抓过一个造反派的球蛋,他还抓过一个保皇派的球蛋。家属委员会里的主任和老刘打架了,他又想去抓球蛋,一摸没有,老刘才想起她是个妇女。要是她不是妇女就又毁了,就得又叫他抓了球蛋。第四,老刘搞过妇女,一共搞过八个。不很清楚具体是怎么搞的,反正看那样子是搞过。第五,老刘觉得很委曲,和他一块儿干的人都当上官了,有的当上了将军,有的当上了省里的官儿,就他没当上。按说老刘的工作是很积极的,也是很聪明的,怎么没当上呢?老刘分析了俩原因,一个是不会巴结领导,另一个是没找到靠山。有了这俩原因老刘就完了,就当矿工当了一辈子,挖煤挖煤再挖煤。第六,现在老刘已经老了,得了气管炎了,他的肺很可能马上就要完蛋。

本贴由胡焕胜于2011-6-24 16:14:04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082次]


回复: 看看庄旭清的文字,很特别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