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萨特《存在与虚无》的小说看点(三)


他只能归结为他自己或者归结为在场的物件,照着它的光线以及承担着它的桌子。它确实,例如这座咖啡馆本身,以及它的顾客、桌子、椅子、杯子、光线、烟雾和说话声、茶盘碰撞声、纷乱的脚步声,构成一个存在的充实。它指出一个事实……但是虚无来自何处呢?黑格尔说:“天地万物,无不在自身内兼含存在与虚无两者。”真正来说,纯存在是被理智确定的,被孤立、禁锢在它的规定本身中的。假如我们回答“什么也没有,”我们就一样要回溯至无穷的,非存在只存在与存在的表面。这就意味着“人的实在”作为存在包围的而涌现出来,他“处在”存在中。仿佛他在“自我之外,在世界之中”,是“一个遥远的存在”,他是“忧虑”,是“他自己的可能性”等等。就像实在物悬置在各种可能中吗?或者不如说有两种形式,其中一个形式显现的条件是另一个形式的瓦解。如果一些虚无能被给出,它就既不存在之前也不在它之后,按一般说法,这就把我们推至无限。我们看到虚无使世界五彩缤纷,使事物绚丽多彩。他逃离了这存在物,他已经不再是另一个现象的起源,存在的悬搁还无法命名,因为被考察的这个“乌有”还不至于显现为乌有。他有“对恐惧的恐惧,即他面对他本身的焦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如果我想躲避焦虑和晕眩,这种决定性的行为来源于一个我目前还不是我的思考,或不如说,那么它事实上恰恰被理解为自由。位于处境中的我,它的要求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它追溯到更加遥远,它只是永久的、遥远的意义,就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个赋予闹钟意义的人,并以此使我们回到存在的内部。再重复一遍,在这里,我企图逃避的,就是我的超越性本身。想到他人的自由,应该懂得,在反思前的我思的即刻之中,讽刺就是这样的行为。“我不想欺骗您,”则是针对言语的,从根本上讲是对他人隐藏着的。我们似乎走到了极端窘迫的地步,它在这些猜测接近事实时责备这些猜测触及,它说压抑的东西,是一种趋向意识表达的盲目欲求。斯特克尔写道:“每当我能把我的研究推到足够远时,我都观察到精神病的症结是有意识的”,但是他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本贴由作者于2008-2-11 10:49:12修改过

本贴由吕保民于2008-2-11 10:43:59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2231次]


回复: 关于萨特《存在与虚无》的小说看点(三)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