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马丁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请你千万原谅我这样开头)有个叫马丁的渔夫曾经答应在冬天送给我一箱沙丁鱼罐头。许诺是在夏天发生的,所以我没放在心上。就这样时间从我们身后的墙上一片一片地掉下来,冬天开始在一天天长大。海上依然听不到马丁的消息。你看,现在马丁许诺过的那群鱼从我们眼前游过,但你又找不到任何证据。我开始有点怀疑那片离我们遥远的大海。每天清晨我都要到小镇的邮局寄信给海边的马丁,希望他能告诉我关于那箱沙丁鱼罐头的消息。将近傍晚的时候,我习惯在通向远方的小路上观望。小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在等待那个赶着马车的红鼻子邮差回来。在那个冬季将要结束的前一天,我终于收到了马丁的回信。渔夫马丁非常遗憾地告诉我,他在家乡的海上守候了将近一百个日日夜夜,但那群将要成为罐头的沙丁鱼,在整个冬季都没有回来。所以今年冬天他不能实现诺言。对此他表示歉意,不过事情并未完全变糟,因为有人在印度洋曾经看见过它们的影子。我想下个冬季它们一定会回来。渔夫马丁非常乐观地推测。为了再次表示他的歉意,最后他打算在明年冬季送给我两箱沙丁鱼罐头。看来,无论如何这个冬天还算没有白等,马丁的许诺又增加了一倍的重量。这使我非愉快地渡过了下面三个索然无味的季节。当又一个冬天挺着令人担心的肚子跚跚来临时,我像上一个冬季那样又开始了焦急的写信和无望的等待。还好,在这个冬季刚刚过半时,我收到了渔夫马丁的一封长信。我的朋友马丁首先用了足足两信纸向我表示歉意,然后才告诉我实情。他以前之所以迟迟没给我回信,是打算有了好消息后才告诉我,以便让我感觉一下什么叫喜悦无限。但是现在事情有了重大变化,听说我们的那群沙丁鱼,准备从印度洋出发到遥远的大西洋去。如今这种情况,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傻等下去了。他郑重地告诉我,他要去深海去追赶那群该死的沙丁鱼。船和食物淡水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开船动身。如果没有意外的大鸟从头上飞过,按船速计算明年冬季就能追上那群沙丁鱼,到时,毫无疑问他将完全拥有,一群正在不断繁殖壮大的沙丁鱼。从信上我们可以看出,渔夫马丁己经被满载而归的设想,弄得神魂颠倒。所以他又一次慷慨地改变了许诺,我会得到四箱沙丁鱼罐头而不是以前的两箱。
 我非常相信我的朋友马丁做出的许诺。所以在一些无所事事的季节,我常常在这个胡同和弄堂同在的小镇上游荡,我最喜欢用两根相邻的手指敲击陌生人家的窗户,当他们惊慌失措的探出脑袋四处观望时.我会面带微笑告诉这些善良胆小的居民,我的朋友马丁在海上,明年冬天他将送我四箱货真价实的沙丁鱼罐头。本来把这样一个好消息告诉他们,是希望他们出来和我一起高兴一下。但结果他们象事先约好了一样,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嫉护万分地关上窗户不再理我。但是我一点也不会因为他们的失礼而生气。我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外乡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善良的居民。他们真挚万分地相信马丁的消息,也都在真挚万分地嫉妒我。大家都明白能被众人嫉妒是一种难得的幸福,谁也不会为这个生气。但是后来,也就是大家都开始嫉妒我的那个夏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从马丁居住的海边,有个流言家来到我们这个小镇。尽管这个叫施耐庵的流言家长得像司马迁一样诚实可靠,但是在他刚刚来到我们这个小镇的下午,关于马丁的流言还是立刻就产生了。我们的小镇是个流言容易生长的地方,这里善良的居民有个不好的传统.他们象热衷于传销一样热衷于传播流言。这里善良的居民,在排泄的厕所和愉欢的床上上尽情地传播关于渔夫马丁的流言。流言家施耐庵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流言象瘟疫一祥弥满在我们这个善良的小镇,好像只有我置身事外茫然不知,于是这里善良的居民都用同情万分的目光注视我,注视我孤单单的一个人去厕所。那个夏天开始我是幸福的。在我去公共厕所时,大家都有意避开,我认为这是对我尊敬的一种具体表示。你看能同时被这么多急于上厕所的人尊敬,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种可贵的幸福。有一个闷热的下午,我独自一个在空旷的厕所里幸福的方便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二十六岁了。(这是多严重的一个情况,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我觉得自己应该赶快结婚。起码应该从现在开始多闻闻女人肉体的气味。可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她们好象都是别人喂养的鸽子。虽然白天在我们眼前频频飞动,但一到夜晚她们又会飞回各自的家。你不要幻想会有哪只迷路的鸽子能飞进你的小屋。只有一个苍白消瘦的少女,曾经来过我这里几次。这个形只影单的女孩每天都在怀疑自己在不停地瘦下去。她甚至害怕出门行走,她常常优伤绝望地告诉我,总有一天吹过小镇的大风,会把她卷到半空然后刮过前面的长江,最后她就飘散得无影无踪。后来她再也没有来过我这里,也不知道被风吹到哪里。我非常同情这个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女孩,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从少年时代开始,我只喜欢那些风骚迷人的少妇。她们在街上走路的样子真让人咽口水。所以在很多漫长难熬的夜晚,我都在幻想能有机会和她们勾搭成奸。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小镇上有一个瓦匠要去南方一个叫流花的地方,去推销他那些没人要的瓦片。临走时托我照顾他那新婚不久的妻子。如我幻想的几乎一样,不久,我终于得偿所愿和瓦匠的老婆勾搭成奸了。每个夜晚我都要光着脚板提着破鞋溜到瓦匠家里,去照顾他的女人。这个丰满可人的少妇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在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她常常喜欢大喊大叫,吵得四邻不安。而我比较喜欢在事后唠叨不停,由于反复提到海上的马丁和遥远的沙丁鱼罐头,这让瓦匠的女人非常不耐烦。有一天她满怀恶意地把关于渔夫马丁的流言告诉了我。
听那施耐庵讲,渔夫马丁的老婆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娘子,落潮拾海的时候,被那高俅的儿子看见了,上前动了不少手脚。马丁知道后,就用拳头狠狠打了高俅儿子的鼻子,衙内的鼻子被打塌了。高逑知道了非常生气,高述对人说我的狗你们也不能随便说打便打,何况他是我儿子。就算打我儿子,打他屁股也就行了,为什么要偏偏打他鼻子?真是可恶,这回鼻子打塌了,叫他以后到哪里才能找到老婆呀?对呀,这马丁也有些不象话,打塌人家鼻子叫人家如何找老婆呢?最后高逑告到镇里,那里的镇长判了马丁的罪,重打八十大板发配沧州。这回马丁真是倒霉透顶,押送他去沧州的解差你猜猜是谁,竟然是董超薛霸这两个王八羔子。林冲上回就差点死在他们手里。那马丁老婆哭哭涕涕买了几罐蓝带啤酒和二斤猪头肉送给他们吃喝。要他们一路上多多照顾马丁。这两个家伙当面满口答应,但上路后便忘了个干干净净。去沧州的路上是一天比一天见冷,他们却天天晚上用冷水给马丁洗脚,结果路未走上一半,可怜那马丁就得了两脚冻疮。走起路来好不疼痛。眼看就要到了那野猪林,听说那高逑老儿己暗中买通了董超薛霸,让他二人把马丁捆在野猪林内的那样大树上,好让那里的野猪出来吃了马丁,以解心头之恨。看来那个马丁这回是凶多吉少了。我劝你早早收了那份心,别再妄想什么沙丁鱼罐头了。
施耐庵的流言让我感到一种冷水浇顶似的寒冷。我发热的头脑突然冷了下来,现在冬天来临了。于是我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温暖的乳房,穿上衣服,拍拍瓦匠女人肥白的屁股向她郑重告别。我又要开始给渔夫马丁写信了,因为冬天来临了。这是一封罕见的长信,我用光了自己所有的纸。在信中我详细地询问了沙丁鱼最近的一些情况,表示我等待的心情何等焦虑不安,在信末我小心谨慎措辞委婉地提到了施耐庵以及这里有关他的一些流言。这次马丁很快就回了信,由于他过于愤怒的缘故,信纸都变成了深红色。这使我联想到他那易被鲜血涨红的脸膛。渔夫马丁在信中告诉我,施耐庵是个低级可耻的流言家,也是个半途而废的水手。先前他在马丁的船上做事,刚过马六甲的时候.他就爬上文莱人的油船偷偷溜回了家。在海边勾引马丁的老婆,结果被打了三记耳光。于是他怀恨在心,到处制造关于马丁的流言,成了本世纪最后一个流言家。信写到这里马丁的语气开始变得缓和,信纸的颜色也跟着变成了可爱的浅蓝色。在浅蓝色的信纸上他继续写道:“没想到太平洋是这么大,大得让人无法想象。我现在就好象掉进了一个没有边际的陷阱。虽然我的船日夜航行,但仍然不能走出太平洋,看来要追上那群沙丁鱼,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不过你不要担心,如果以后风向变好的话,我想,明年冬天追上它们是没有问题的。到那时我会送给你八箱最好的沙丁鱼罐头”。最后为了让我不要胡乱猜疑去盲目地相信施耐庵的那些无耻流言。他在信中又寄了一篇,船上水手麦尔维尔在太平洋上写的航海日记。打开被海水打湿过的纸张,我闻到一股古怪难闻的海腥味,仿佛鲸鱼在上面撒了一泡尿。日记用英文这样写道:“这个大洋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奥妙.它那缓慢而使人害怕的骚扰不平的气氛,似乎是在表示下边他藏某个神秘的人物,那块下面埋着(福音书》作者圣约翰的以弗所,草皮始终是起伏不平那样。与此对称的是,在这片海洋的大牧场,绵延起伏的大草原和四海的公共大墓上,波涛在不停地起落涨退。因为在这里,有许许多多闹不清的亡魂幽灵,沉湎于梦乡者,梦游病者,幻想家,以及一切我们称为灵魂和生命的都在这里做梦、做梦,竟自做梦下去,象酣睡者在它们床铺上翻来复去一样,这些惶乱不安的人就这样弄得波涛汹涌不息。”读到这里,水手麦尔维尔仪态万方的叙述。己经让我感受到他那海洋一样沉静开阔的心灵。这些纯净湿润的文宇,使我不得不相信,渔夫马丁和他的水手麦尔维尔现在正在追赶沙丁鱼的大海上,因为只有在海上,只有海上的人才能写出这样诗意汹涌不息的航海日记。于是我迷上了水手麦尔维尔的航海日记。所以在回信时我特意叮嘱海上的马丁,希望在下一封信中还能读到那么好的航海日记。象我预料的一样,下一封信的到来是缓慢的。直到 , 下个冬季的最后一天,我才等到了盼望已久的信。渔夫马丁在信中生气地告诉我,他的水手麦尔维尔是个朝三暮四的美国佬。在这个冬天还未到来的时候就离开了他们的小船。这个忘恩负义的美国人告诉我的朋友马丁,他对追赶沙丁鱼已没任何兴趣了。他不顾马丁的阻拦上了另外一艘巨大的捕鲸船,准备和那上面的来自英国的一群疯子去追杀传说中的大神白鲸。而我们可怜的马丁由于缺少水手帮忙,船现在刚刚到麦哲伦海峡,而那群沙丁鱼则已到了巴洛斯附近。现在他只是希望我不要替他担心,而多出一些耐心等待。因为事情并不完全很糟,现在有个叫海雅达尔的娜威人准备上船做他的新水手。这是个挺棒的好小伙子。有了帮手以后,在明年冬季的前一个月也许就能赶上那群己经变得非常庞大的沙丁鱼群。谈到那群我们渴望已久的沙丁鱼,渔夫马丁显得喜气洋洋,结果按捺不住喜悦之情.他又一次改变了从前的许诺,我能从他那里得到十六箱沙丁鱼罐头。这真叫人兴奋难挡。在这封信中,他还夹带了水手海雅达尔写的航海日记。表示没有忘记我上次的嘱托。通过混乱不堪的书写,我感到这个喋喋不休的挪威人好象初次在大海上航行,对一切现象都显得兴致勃勃,一副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说实话我非常不喜欢他这种沉不住气的孩子。尽管我比他更沉不住气。但不管怎样这个年轻的娜威人还是帮了我不少忙。在很多场合下,只要有人对我的朋友马丁在海上追赶沙丁鱼的事实表示有点疑问时(尽管这种疑问可能是善良的)我就会毫不客气地拿出海雅达尔的航海日记念上一段,来证明我说的话千真万确不容怀疑。通常我比较偏爱念这一段:“夜晚来临,星星在热带的黑暗天空中闪耀,我们四周磷光浮动和星星赛美。有一种单体的发亮的浮游生物,真像一团烧红的煤块。当这发亮的小球冲到船尾我们脚的时候.我们立刻不自觉地把光脚缩回来,捞起它们一看,原来是小小的晶莹的海虾。在这几天晚上,有时候把我们吓了一跳,海里突然冒出两只圆圆的发亮的眼睛,就在船旁边,毫不闪动地像要催眠似地一直瞪着我们。有好几次海面平静的时候,绕着船的黑水中,忽然浮满了圆圆的头,每个直径    两三英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用大大的发亮的眼睛瞪着我们。”听完这段恐怖的航海日记,我们陆地上的善良居民都目瞪口呆,他们的傻样子让我很满惫所取得的效果。通常我要满意那么一段时间,才告诉他们这就是马丁船上的水手写给我的。这样,看他们还敢瞎怀疑什么。从此以后在我们这个小镇上又开始了一个新的流言.人们都开始传说,我有一个朋友叫马丁,现在他正在离这里很远的海上追赶一群很大很大的沙丁鱼,有一天如果追上那群沙丁鱼,我就能从马丁那里得到一批数量惊人的沙丁鱼罐头。这会使我轻而易举地成为我们镇上最大的富翁。看来这里善良的居民的确相信了我和马丁,这真叫人感动。你看如今经常有一些我从不认识的陌生人,提着酒拿着菜肴找上门来,和我一起庆贺。庆贺我有个朋友马丁,和一群将要成为罐头的沙丁鱼。我毕竟是个普通人,说句心里话,我和大家一样非常喜欢有这么多人如此巴结我。可是我又很少与人交往,不知道如何来接待他们,来表达我的平易近人 .这样结果又常常弄得我自己颠三倒四 不知如何是好。有一次我肯定喝醉了,心里高兴劲一上来,竟然答应将来要把得到的沙丁鱼魄头分给他们一半。醒来以后我真后悔的要死。但是看到这些善良可爱的居民都千思万谢感激涕零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否认。这里的居民是警良可爱的同时他们又很聪明。在每年冬天他们都担心我会把许下的诺言遗忘,所以到了每年冬至那天,他们家家户户都会拿出一些小礼物陆续送给我,顺便又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向我打听马丁和沙丁鱼的消息。上帝做证,我双手都按在那些小礼物上向他们发誓,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诺言。后来这几乎成了每天都要上演的保留节目。我十分理解他们的焦急心情,因此我也乐意把马丁和那群沙丁鱼的最新情况告诉他们,并转述了马丁安慰我的宽心话。在世界地图上我又给他们指明了马丁和那群沙丁鱼所处的位置。我让他们和我一样相信,渔夫马丁现在离那群沙丁鱼越来越近了。结果大家都因此激动不己,有五十个年龄超过五十岁的女人当场就哭了。为了表扬我的慷慨大方舍己为人,在一个冬天,这里善良的居民积资为我找了一个老婆,对于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来说这实在算得上一件雪中送炭的事。比较遗憾的是,因为这个冬天马丁迟迟没有消息,我过于焦急地忙着写信,竟然忘记了问一问这个女人的姓名。就是这个我不知道姓名的女人在第二个冬季竟然又让我大吃一惊,她突然给我生了一个男孩。非常不幸的是,在第二个冬季我忙着等马丁的回信,所以没有时间给我的儿子取个名字。这是我一生中最对不起他的地方。成家生子以后,大部份时光还是愉快难忘的,晚上抱抱妻子,白天抱抱儿子。鱼和熊掌不再成为一个问题。
生活往往在冬天发生变化,每年一到冬至那天,我就开始感到全身异样的难受,脑袋里仿佛有很多东西一齐在响,耳朵能听到时间从头上跑过的声音,如果有人和我说话,我就会看到那些语言都变成了一团一团的破棉花.它们以在我周围.用手怎么也赶不走。这样的情景让我身不由己,变得焦虑不安情绪激动与平时判若两人。我几乎每天都在发疯地写信等信中渡过。这己经是我多年不变的习惯。开始我的妻子不习惯,后来和我过了十几年,她也就慢慢习惯了。并且一到冬季也变得和我一样焦虑不安喜怒无常。在我的妻子习惯以后,我的儿子长大了。这个刚刚长大的男人.惊恐地发现了一个秘密。每年冬天一到,他的父母和小镇上的全体居民都变得焦虑不安行为反常。最初他猜测他们全体可能都得了甲亢。但在后来他发现这竟然只是一种可怕的习惯,而罪魁祸首就是他的父亲。于是这个至今仍然没有名字的家伙,又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蓄意破坏我的习惯,在这场斗争中他最后失败了。只好向我铁一样坚硬的习惯投降。就这样在改造妻子与儿子的斗争中,日子一个冬季一个冬季地来回转动。直到有一天.我的女人在屋后的水塘里洗衣服时掉下去掩死了。我才猛然发现在这其间有好多年都不可思议的过去了。我老了。我的女人也老了,所以她洗衣服时才会淹死。而我再也没有力气象年轻的时候那样,把她从水塘里轻松地抱上来。当我打算喊我们的儿子来帮忙,但是我立刻又想起当年忘记给他取个名字了。现在找能喊他什么呢?我万般无奈只好抱着这个至今不知道姓名的女人,坐在水塘里大声哭泣。现在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老头子。
在我的女人死后,我的儿子就离开了我。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准备到南方一个有着很多妓女的城市打工。我年龄大了怎么也拦不住他,只好让他走了。不过把话说回来,他这么大了,也实在应该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了。我的儿子走后,我一个人守着空房子心里十分难过。我开始想给他写封信,可是想到他又没有名字,也只好算了。好在一年后他就回来了。你看我的儿子真是个丑八怪,在妓女那么多的地方都找不到一个老婆带回来。这让我即使在夏天的时候也时时感到焦虑不安,我实在担心自己死了以后,他没人养活。还是要感谢这里善良的居民,最后他们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把一个死了三次丈夫的寡妇嫁给了我的儿子。近来看这女人的情形,不久我就要抱孙子了。对于一个将近八十岁的老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及时的安慰。她挺立的肚子让我感慨万千。有时候坐在门口的石头上,反过来回想我这一生,好象什么事也没来得及干就一下子老了。因为年轻时马丁的一个诺言,我就一直在写信与等信中渡过了自己一生中的大部时光。但是我一点也不抱怨马丁,他还要比我辛苦的多。你看这些年来我的朋友马丁.从巴洛斯到麦哲伦海峡.然后进入太平洋。穿过菲律宾群岛,摩鹿加群岛,进入印度洋,绕过好望角又来到大西洋。然后他又到了里斯本。在里斯本休息一个冬季,又绕过好望角再次进入印度洋。在印度洋他将要去非州西海岸的马林迪和卡里库特。你看看这么漫长的航线,即使是麦哲伦哥伦布也会急疯,但是我的朋友马丁是个坚强不屈的人.所以我相信,大家都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追上那群鱼,然后把它们统统做成数不清的沙丁鱼雌头。而我,马丁的朋友,也会得到其中的一部分罐头。罐头的数量足以使我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富翁。
本贴由作者于2011-4-3 20:26:54修改过

本贴由huhs123456于2011-3-9 0:07:30在〖新小说论坛〗发表.

config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返回浏览 ] [ 关闭本窗口 ] [版主编辑本贴] [作者编辑本贴] [浏览1538次]


回复: 渔夫马丁的故事

用户: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
密码: 作品性质
标题:
验证码: *

UBB :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超链接 插入电子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文件 插入RealPlayer文件 插入Media Player文件 引用
颜色   字体   字体大小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上传图片: